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-原創(chuàng  )小說(shuō)-優(yōu)秀文學(xué)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首頁(yè) >> 云水禪心 >> 短篇 >> 江山征文 >> 【江山·根與魂】【云水】陳三爹進(jìn)城(小說(shuō))

精品 【江山·根與魂】【云水】陳三爹進(jìn)城(小說(shuō))


作者:千秋萬(wàn)里 秀才,1113.7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無(wú)破壞:無(wú) 閱讀:1013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6-28 16:46:08
摘要:隨著(zhù)上世紀90年代我國城鎮化進(jìn)入快速發(fā)展階段,一個(gè)幾千年的農業(yè)社會(huì ),突然進(jìn)入現代化,城鎮化,有的人措手不及。生活方式的改變,尤其是農村,面臨各種挑戰。而最深刻的,還是人們觀(guān)念的改變。陳三爹這個(gè)年代的人,似乎是這場(chǎng)社會(huì )大變革中,具代表性的人,因為,他們這一輩,從傳統的農業(yè)社會(huì )中走來(lái)。房產(chǎn),牲畜,莊稼,土地,所有這些,是他們這一代人全部的精神支柱還是他的精神負擔?還真難以捋清。城鎮化,這樣的社會(huì )變革,其核心還是一場(chǎng)思想變革。但是,無(wú)論怎么變,我們民族的根與魂始終在那里,這一點(diǎn),永遠不能變。


   陳三強是陳家長(cháng)輩中的老三,人稱(chēng)陳三爹,是留守在村子里為數不多的老人。陳老爺子七十有六,身體倍棒,吃嘛嘛香,獨自守著(zhù)寬敞的老屋,日子過(guò)得心安理得。他還能干些農活,這些年,他盡心盡力,躬耕不輟,把自己家的責任田收拾得利利索索??墒?,近些日子,他偶爾會(huì )犯頭暈,忽地天昏地轉,一時(shí)間不能掌控自己。
   兒子陳向前在城里安了家,早就想把獨居鄉下的父親接進(jìn)城。老爺子近來(lái)時(shí)而犯病,更加成了向前的擔憂(yōu)。是時(shí)候把老爺子接到自己的身邊來(lái)好好照料了。
   說(shuō)服老爺子進(jìn)城,這事兒可沒(méi)那么簡(jiǎn)單。
   “城里有啥好的呢?”陳三爹開(kāi)口閉口就是這句話(huà)。一想起進(jìn)城,他就渾身不自在。那一回,他熱情滿(mǎn)懷地來(lái)兒子家,結果,只住了兩天就吵著(zhù)要回去。想洗個(gè)澡吧,連個(gè)盆都沒(méi)有,只是呆站在那噴水頭下面,他哪知道還要把嘴巴張開(kāi),結果,害得他連嗆幾口水?!皨寢尩?,老子這不是找罪受么!”便草草收了場(chǎng),洗了個(gè)不干不凈的澡。最讓他尷尬的,是那一次出門(mén)。他明明記住了自家防盜門(mén)的樣兒,還有樓道里的幾道拐彎,記住了自家樓棟的模樣,可回來(lái)時(shí)敲門(mén),被一個(gè)年輕姑娘數落了一頓,真是丟盡了臉面。再說(shuō),那城里的地面,哪哪都是水泥,想找個(gè)土坷垃親近親近都難。咱是莊稼人,怎離得了土呢?
   打那以后,陳三爹發(fā)誓,打死不進(jìn)城。
   向前深知,要說(shuō)通老爺子進(jìn)城,堪比一場(chǎng)意識形態(tài)里的攻堅戰。
   連日來(lái),陳向前接二連三地打來(lái)電話(huà)?!暗?,您看,鄰家李嬸,進(jìn)城10年了;沖口的肖大爹,進(jìn)城也有8年;堤邊的張叔,進(jìn)城也5年了,他們都在城里過(guò)得好好的。村頭的蘭花嬸,進(jìn)城后心寬體胖,皮膚也變白了?!标惱蠣斪咏刈∷脑?huà)頭,“你就別提你蘭花嬸那個(gè)老妖婆子了。上次回來(lái),見(jiàn)她穿金戴銀,搽脂抹粉的。一個(gè)種地的娘兒們,弄得花枝招展,成何體統!”“爹,你不懂,這叫與時(shí)俱進(jìn)?!薄吧??我不懂?我只知道,俺們莊稼人,土氣,那是本色,土,難道丟人不成!她不就是跟兒子打打工,帶帶孫子么?有啥好嘚瑟的!她帶回那些西洋東西送我,在我跟前顯擺。當我真不知道呢,那些褐不褐、赭不赭的粉末,其實(shí)就是些雀兒屎。哼!真是個(gè)老妖婆子!”
   本是說(shuō)服老爺子的一通電話(huà),竟成了一場(chǎng)爭鋒相對的思想交鋒,進(jìn)城的事,此番無(wú)果。
   得知老爺子又暈過(guò)一次,向前趕緊打來(lái)電話(huà)?!暗?,您就別撐著(zhù)了。萬(wàn)一有個(gè)三長(cháng)兩短的,我可背不起一個(gè)不孝子孫的罵名?!痹?huà)說(shuō)到了這個(gè)份上,老爺子不知如何應答,支支吾吾半天?!暗?,您答應了?就這么的,定了,這個(gè)周六,我回去接您?!?br />   爺倆終于達成一致。向前有一種大獲全勝的喜悅。
  
   二
   話(huà)說(shuō)陳三爹,進(jìn)城的事答是答應了,可掛了電話(huà)他就犯起愁來(lái),活該自己是一優(yōu)柔寡斷的命,他第一放不下的,就是家里的牛。這頭老騸牯跟隨他八年了。幾年前,村里黃二婆也喂著(zhù)一頭,總算有個(gè)做伴的,可那頭牛去年死了,陳三爹更是把老騸牯視著(zhù)心肝寶貝,這頭牛交給誰(shuí)他都不放心。琢磨了一夜,他還是覺(jué)得讓黃二婆收養是最合適的,她畢竟是養過(guò)牛的人,輕車(chē)熟路。假如黃二婆能應允下來(lái),陳三爹愿意將老騸牯白白相送??捎峙曼S二婆不肯,這樣無(wú)功受祿,恐被人說(shuō)閑話(huà)。
   天一亮,陳三爹找到黃二婆商量,象征性的作了價(jià),這就算把老騸牯賣(mài)給了黃二婆。隨即,陳三爹把牛牽到黃二婆家的牛屋。接著(zhù),千叮嚀萬(wàn)囑咐:“春天,您得讓它走遠一點(diǎn),上橫堤那邊的大河灘上放,那里的草最豐茂;冬天,您需耐點(diǎn)煩,每夜給牛叫兩次尿,三更一次,五更一次?!彼€說(shuō),“老騸牯有時(shí)候犯糊涂,一大泡尿能把牛屋尿成河,弄得不好,一整個(gè)冬季牛屋都是濕淋淋的?!?br />   了了一樁心事,陳三爹并未放寬心。這第二放不下的,還有他的那塊責任田。他又扛著(zhù)鋤頭朝田野走去。
   望著(zhù)綠得冒油的麥苗,他得意揚揚。是啊,再看看周邊張嬸、李嫂家的苗兒,不是瘦了就是稀了,哪個(gè)比得了他陳三強的?
   說(shuō)起家里僅有的這塊地,陳向前有所不知,可陳老爺子是清清楚楚知道它的來(lái)歷的。民國初年,陳三強的爺爺憑著(zhù)一條木船,在襄河里跑運輸,賺了一些錢(qián),便在村里置得良田十畝。土改前夕,三強的爺爺一場(chǎng)豪賭,將這些地輸得所剩無(wú)幾。僅剩的兩畝地,一大家人勉強度日。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。土改時(shí),家里有幸劃為下中農成份。陳三爹的爺爺在世的時(shí)候,常常說(shuō)起此事,對自己的賭博行為不思半點(diǎn)悔過(guò)?!班?,真是因禍得福??!要不然,我們家準保是個(gè)大地主。我,還有你們,哪能逃脫得了這年頭的挨批挨斗哇!”
   人民公社時(shí)期,土地統統歸集體所有。每當陳三強的父親從這塊地里收工回來(lái),飯桌上,他總要跟三強嘮叨。他說(shuō),北起大湖溝南到槐樹(shù)溝,再往東到柞樹(shù)坡,地勢最高,棉花長(cháng)勢最好的那塊地,正是咱家的兩畝地。
   沒(méi)想到,三中全會(huì )后,土地承包給個(gè)人。巧的是,東嘎頭的這兩畝地,恰好分給了陳三強。他暗自想,爺爺真是長(cháng)了后眼睛,當年沒(méi)輸完的兩畝地,不多不少,又回到了我們陳家人手里。陳三強頓時(shí)感到一種責任,作為陳家一代人的傳承責任。
   誰(shuí)都知道,陳向前在城里有一筆可觀(guān)的固定工資,獨居鄉下的陳三爹從不缺錢(qián)花,他是可以不指望地里的收入過(guò)日子的人。盡管如此,陳三爹依然把土地奉為至寶。一年四季,勤扒苦做,春有春種,秋有秋收。近幾年,他奈何不了兒子的勸阻,也嘗試放松放松自己,過(guò)一過(guò)閑散的日子??山Y果是:只要不干農活,他就心里發(fā)慌,不是這里酸就是那里疼的,令他渾身毛病百出。
   一輩子跟土坷垃打交道,陳三爹無(wú)法設想,一旦離開(kāi)土地,他會(huì )是怎樣地沒(méi)有著(zhù)落。眼下,他卻要撇下這塊土地,撇下這塊曾經(jīng)養活他們祖輩幾代人的土地,跑到城里閑居起來(lái)。他憂(yōu)心忡忡,這是要遭報應的呀!他深深自責,我陳三強怎么就干出了這等愧對祖先的事來(lái)!
   說(shuō)啥也不能讓這塊地荒了。一定得把它托付給一個(gè)靠得住的人。想起本家侄兒陳向錦,他為人敦厚,作事踏實(shí),陳三爹反復掂量,接管這塊地,非他莫屬。
   當天下午,他把向錦叫到田頭,一一交待:夏收小麥,秋收棉花,兩季套種,可不能誤了農時(shí)。一番絮叨,陳三爹重重的心事才算略有緩解。
  
   三
   一眨眼到了周六,知道兒子不一會(huì )兒就該到家了。一大早,陳三爹便在家里收拾著(zhù),準備啟程。他左看看,右瞅瞅,榆木的衣柜櫥柜,黃花梨的桌椅,還有桑木的犁耙鋤頭,眼看著(zhù)先輩們留下的家業(yè),他長(cháng)嘆一聲:“可惜了!可惜這些一樣也帶不走!”屋后的韭菜,青油油的,又可以割一茬了,帶上。兩只老母雞,喂了谷子,也帶上。
   門(mén)前的桑樹(shù),枝繁葉茂,滿(mǎn)眼的桑葚,正熟著(zhù)呢。早些年,不等熟透,就被孩子們摘了。如今,桑葚熟得掛不住了,散落一地,汁水洇出一團團紫色的印跡。這樣的畫(huà)面,年年如是,陳三爹不知陪伴了它們多少個(gè)春秋。
   老桑樹(shù)究竟有幾老,連陳三爹自己都說(shuō)不清楚,這還是他爺爺奶奶手上的事呢。民國二十年的一場(chǎng)大水,沖垮了陳家老宅。退水后,陳三強的爺爺看中了楊家口一幢像模像樣的磚木結構瓦房,買(mǎi)下來(lái)時(shí),硬是將整個(gè)房架扎成囫圇個(gè)兒,由幾十個(gè)青壯勞力,從二里地外一鼓作氣抬回來(lái)的。從那時(shí)起,三強的奶奶在房前屋后,種上了大片的桑樹(shù)。每到麥子快黃的時(shí)候,滿(mǎn)屋的桑蠶,白肥白肥,吃起桑葉來(lái),那聲音,像一陣陣襲來(lái)的暴雨。
   后來(lái),那些桑樹(shù)都劃歸了集體。再后來(lái),再后來(lái)的事陳三強親眼得見(jiàn)。那年,農村大搞割資本主義尾巴運動(dòng),那情景令他終身難忘。那天,幾個(gè)壯壯的年輕人,拿著(zhù)鋸子斧子,耀武揚威地來(lái)到門(mén)前,非要砍掉這唯一的一棵老桑樹(shù)。陳三強的父親豁出老命,滿(mǎn)地打滾,一會(huì )兒死死抱住桑樹(shù)不放,一會(huì )兒抱著(zhù)來(lái)人的腿,不停地嚷到:“老子要和你們一起投河!老子要和你們一起投河!”如此,才保住了這棵桑樹(shù)。
   陳三爹抬手摘下一顆桑葚,塞進(jìn)嘴里,仿佛喚醒了他兒時(shí)的味覺(jué),依然是那樣酸甜酸甜。忽然想起村后住著(zhù)的秤砣爹,兒時(shí),他們一個(gè)樹(shù)上,一個(gè)樹(shù)下;一個(gè)拼命地搖晃著(zhù)桑樹(shù),一個(gè)直往嘴里塞著(zhù)桑葚。對了,他還有個(gè)孫女留守在鄉下呢,陳三爹揀了最大的桑葚,摘得滿(mǎn)滿(mǎn)一小竹藍,朝村后走去。
   回到家里,不知誰(shuí)家的豬跑到門(mén)前,一顆接一顆嚼起桑葚來(lái),好飽了一頓,它又向籬笆里面望去。好你個(gè)兔崽子,我人還沒(méi)走呢,你就盯上我那萵苣苗豌豆苗了?我要是走了,你不定會(huì )把我這園子糟踐成什么樣兒呢,兔崽子!
   陳三爹估摸著(zhù)兒子該到了。果然,說(shuō)到就到。陳向前麻利地一個(gè)左轉,一個(gè)倒車(chē),一準兒把車(chē)停在老桑樹(shù)下。那伸展的枝葉,猶如母雞的翅膀護衛著(zhù)雞雛。每回回來(lái),每回如此,向前總有一種依偎著(zhù)什么的感覺(jué)。
   爺倆寒暄到: “我做飯你吃吧?!薄安挥昧?,回城吃吧?!薄耙残?。走,我帶你到村里轉轉?!?br />   爺倆來(lái)到他們家的責任田。向前打心眼里佩服老爺子,數他們家的麥苗長(cháng)得出眾。老爺子啥也沒(méi)說(shuō),可從他那莊重的神情里,分明感受到了一種儀式感,告別的儀式感。
   來(lái)到黃二婆家。陳三爹吩咐到:“二婆,帶上一個(gè)小碗,我們看老騸牯去?!眮?lái)到牛屋,陳三爹恨不得要跟老騸牯來(lái)個(gè)擁抱,他不停地拍著(zhù)老騸牯的頭。黃二婆在一旁偷笑,“向前,看你爹,一日不見(jiàn),他如隔三秋?!标惾鶑亩道锾统鰞蓚€(gè)雞蛋,敲開(kāi)了,將蛋清蛋黃抖進(jìn)碗里。只有向前不明白,“老爺子,您這是要干嘛?”“干嘛,你連這都不知道,真是個(gè)棒槌!”陳三爹將老騸牯的頭抬起,右手拍了拍老騸牯的下頜,它習慣性地張開(kāi)了嘴巴,陳三爹左手將碗塞到它的喉嚨,把碗里的雞蛋倒得干干凈凈,又拍了拍它的下頜。老騸牯高興得搖頭晃腦,它或許沒(méi)明白,陳三爹是專(zhuān)程來(lái)與它辭別的。
   該上路了,陳三爹的心情沉重起來(lái)。
   他來(lái)到正堂屋列祖列宗的牌位前,恭敬地點(diǎn)燃了香燭,燒了紙錢(qián)。向前也在一旁默默肅立?!吧荡糁?zhù)干啥,還不趕快來(lái)磕頭?”向前連聲諾諾,“嗯,嗯?!标惾龔娤瓤粗?zhù)兒子磕了頭,自己也趴在地上,一連叩頭三下?!暗?,您不打算說(shuō)點(diǎn)啥?”三強瞥了兒子一眼,沒(méi)作回應。心里卻好個(gè)愧疚:列祖列宗,我對不住您們,對不住您們哪!
   吱——吱——,陳三爹拉攏了兩扇木門(mén),他拍了拍門(mén)環(huán),抖落抖落了那上面的塵土,掏出一把大鎖,“咔嚓”一聲鎖上了大門(mén)。向前看得發(fā)呆,這么多年,他咋就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這把銅鎖呢?
   陳三爹上了車(chē),示意兒子打開(kāi)車(chē)窗,他最后瞟了一眼這幢九柱三間的大瓦房。房子雖老,可這些年來(lái),陳三爹不斷修繕,在老房子上沒(méi)有少費心事。在他眼里,這房子依然威威武武?,F在卻要讓它空著(zhù),這算哪門(mén)子事呢?陳三爹沮喪起來(lái)。他拉長(cháng)了聲調,對向前說(shuō):“走吧——”
   “嗤”的一聲,向前剛打著(zhù)火,右腳正要踏上油門(mén),只聽(tīng)咚咚咚,后面傳來(lái)敲擊車(chē)窗的聲音?!暗?,咋的啦?!标惾氯缕饋?lái),“我那布袋,我那布袋呢?”“爹,在呢,在呢,在后備箱呢?!毕蚯安桓掖舐暵裨?,只是輕聲說(shuō):“爹,您看您,難道說(shuō),城里還缺了種花的土么?”“種花,種花,你就只曉得種花!”陳老爺子欲言又止,只是在心里嘀咕:真是個(gè)棒槌!你何時(shí)才能懂得爹的心事啰!家里那塊地,我陳三強怎能說(shuō)丟就丟得開(kāi)的呢?
   他腦海里閃現出兩天前的情景。那天,他把責任田的事對向錦作了仔細交待。又像往常一樣,撮起一把土,他要親手捏一捏這些泥土,他要讓自己的體溫溫暖這些土壤,又想從這些土壤里充分感受它的柔軟和細膩,他很享受這種觸覺(jué),然后,再把它們放回原處。然而,這一次非同往常,他早早備好了一個(gè)布袋,他要揣上一撮泥土,隨時(shí)帶在身邊。一來(lái),想這片土地時(shí),他可以隨時(shí)端詳它,觸摸它;二來(lái),算是給了祖輩一個(gè)交待,他陳三強仍然是這片土地的傳承人。
   “爹,走吧?!毕蚯耙宦暣叽?,陳三強回過(guò)神來(lái),長(cháng)長(cháng)地嘆了一聲,“唉——,走吧——”
  
   四
   四月的田野,彌漫著(zhù)春的生機。深綠的麥浪,鑲嵌著(zhù)一塊塊金黃的油菜花,朗潤且柔美,向前似乎從未感受過(guò)故鄉對他的這份特別情意。他憧憬著(zhù)老爺子在自己寬敞明亮的樓房里,一家三代盡享天倫之樂(lè )的美滿(mǎn)日子,不由得心花怒放,便哼唱起來(lái):“我們的家鄉,在希望的田野上,炊煙在新建的住房上飄蕩……”
   咚咚咚咚,陳三爹急促地拍著(zhù)門(mén)。他忽然覺(jué)得一陣恍惚,不,準確地說(shuō),他能意識到,這一次不同于以往的暈眩,冥冥之中,他感覺(jué)到有一種無(wú)形的力量在拉扯著(zhù)自己,他要兒子盡快停車(chē)。
   陳三爹拼命地向村東頭一條最老的土路奔去。遠處,一個(gè)黑影在蠕動(dòng)。果然,老騸牯瘋狂地迎面奔來(lái),它完全失去控制。越來(lái)越近,越來(lái)越近,陳三爹張開(kāi)雙臂,左右調動(dòng)著(zhù)身子,試圖截住老騸牯。就在此時(shí),奇跡發(fā)生了,老騸牯突然減速,在離陳三爹不到3米的地方停了下來(lái),忽然,它噗通一聲,前腿雙跪,兩眼直直地盯著(zhù)陳三爹。陳三爹這才注意到,它的鼻孔鮮血淋漓。顯然,它是不顧一切地掙脫了僵繩。陳三爹撫摸著(zhù)它的頭,腿一軟,也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。老騸牯默不作聲,眼淚嘩嘩地往下流。陳三爹不忍與它對視,扭過(guò)頭,也流下老淚。
   黃二婆氣喘吁吁地趕來(lái)?!拔艺獱克人?,忽然認出公路上你們的車(chē)來(lái),它一下犯了狂,我連滾帶爬,也沒(méi)能拽住它。你看,我這屁股磨破了,手也出血了?!?br />   陳向前趕來(lái),見(jiàn)狀,半天不語(yǔ)。
   陳向前等得有些不耐煩了,“爹,您起來(lái)吧。這些事您就交給二婆處理,我們走吧?!薄胺拍隳锏钠?!”陳三爹一頓痛罵,回頭示意二婆,把他的那些個(gè)壇壇罐罐統統從車(chē)上卸下來(lái)?!叭?,你就放心隨兒子去吧?!秉S二婆懇切地勸說(shuō)著(zhù)陳三爹。三爹不為所動(dòng),“我,我的牛,我那房子,我那桑樹(shù),我那些莊稼,還有我那些土地!嗚嗚——”說(shuō)罷,他竟向個(gè)孩童似的哭出聲來(lái)。
   向前看著(zhù)這一幕,大氣不敢喘一聲。他忽然覺(jué)得自己的親爹像個(gè)陌生人。房產(chǎn),牲畜,莊稼,土地,所有這些,是他這輩子全部的精神支柱還是他的精神負擔?向前實(shí)在難以捋清。
   陳向前深知老爺子的倔強,只好自己咽下一肚子的委屈。他沒(méi)精打采地把著(zhù)方向盤(pán),獨自行進(jìn)在返城的路上。
   無(wú)邊的原野,籠罩在夕陽(yáng)的余暉里。遠處的林子,鳥(niǎo)兒們紛紛歸巢。走到近處,幾個(gè)大大的鳥(niǎo)巢,分外顯眼,巧的是,它們一一筑在朝南的樹(shù)枝上。向前忽然有所釋?xiě)?,有所醒悟,鳥(niǎo)類(lèi)尚且如此眷戀故土,何況人呢?
   父親這代人,他們即使人進(jìn)了城,心卻永遠挪不開(kāi)這塊生他養他的土地,他們的根已深深地扎進(jìn)了這塊土地,他們的魂已牢牢地鑄入了這塊土地。
  
   (原創(chuàng )首發(fā)江山文學(xué))
  

共 5672 字 2 頁(yè) 首頁(yè)12
轉到頁(yè)
【編者按】這是一篇有關(guān)根與魂的精彩小說(shuō)。陳三強獨自一人留守在老家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日子也過(guò)得自在愜意。但是因為年過(guò)花甲,身體不如以前,偶爾會(huì )頭暈,天旋地轉,身邊沒(méi)有人陪伴可不行。于是,住在城里的兒子說(shuō)啥也得帶老爺子進(jìn)城,看病照顧都很方便,但是兒子深知老父親的倔脾氣,不喜歡住在城里,說(shuō)城里有啥好的呢。但是,老父親年紀越來(lái)越大,身體萬(wàn)一有個(gè)閃失,到時(shí)后悔就晚了。好在老父親最終同意,放下老家一切,跟隨兒子去城里。但是,說(shuō)好了的事,在陳三強坐上兒子的車(chē),即將離開(kāi)村子的那一刻,由于他家老騸牯追出村尋找主人,他的情緒崩潰,心里破防,從而改變了去城里的想法。小說(shuō)主要圍繞陳三強上城里去之前,妥善安頓家里的老牛、土地等前前后后,然后才能安然離開(kāi)。從這些描述過(guò)程中,可以看出他對生活了一輩子的故土一草一木的依依不舍之情,這種情感與金錢(qián)無(wú)關(guān)。為什么我的眼里滿(mǎn)含淚水,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(ài)得深沉。他臨走前心中五味陳雜,那種難言的離別之情隱忍著(zhù),回味著(zhù),一步一回頭,讓人肝腸寸斷,潸然淚下。最后老牛的出現,讓他再也控制不住,也做出了一個(gè)決定,不去城里,因為故鄉有他的根與魂,就是他的所有。小說(shuō)構思精巧嚴謹,聯(lián)系農村現實(shí),指出留守老人存在的養老問(wèn)題,子女不在身邊,但是老人又舍不得離開(kāi)老家,既現實(shí)又矛盾。情景交融,情節曲折生動(dòng),插敘更進(jìn)一步表達了農家人對土地對家鄉的深厚感情。人物形象立體飽滿(mǎn),如在眼前。陳三強就是守護鄉村農家人的典型的代表,耕種土地,在農村生活一輩子,那種故土難離,對故鄉滿(mǎn)懷深情與熱愛(ài)發(fā)自肺腑,讓人動(dòng)容。小說(shuō)接地氣,讓人產(chǎn)生強烈共鳴。好小說(shuō),推薦共賞,感謝千秋萬(wàn)里老師帶來(lái)的精彩佳作,感謝老師支持,祝老師清涼一夏,生活愉快,佳作連連?!揪庉嫞旱脑撇省俊窘骄庉嫴?精品推薦202406290003】

大家來(lái)說(shuō)說(shuō)

用戶(hù)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淡淡的云彩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8 16:49:30
  小說(shuō)構思精巧嚴謹。情景交融,情節曲折生動(dòng),人物形象立體鮮明,栩栩如生,給人留下深刻印象。小說(shuō)接地氣,讓人產(chǎn)生強烈共鳴。好小說(shuō),推薦共賞,感謝千秋萬(wàn)里老師帶來(lái)的精彩佳作,感謝老師支持,祝老師清涼一夏,生活愉快,佳作連連。
淡淡的云彩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淡淡的云彩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8 17:24:01
  小說(shuō)以小見(jiàn)大,主題深刻,現實(shí)意義強,生活氣息濃郁,讓人身臨其境,感人肺腑,讓人回味不斷。好小說(shuō)再次欣賞學(xué)習,期待更多精彩。
淡淡的云彩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千秋萬(wàn)里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8 18:16:26
  謝謝社長(cháng)親自操刀,且是帶病寫(xiě)編按,感動(dòng)!
   編按抓住了拙文想要表達的,層層解剖,拿脈精準。
   寫(xiě)小說(shuō),我自認為還沒(méi)有入門(mén),只是有些想法要表達,于是,初生牛犢不怕虎。社長(cháng)多多給于肯定,受到鼓舞。
   問(wèn)好社長(cháng),愿傷病早日康復!
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淡淡的云彩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9 18:22:51
  一篇深沉厚重,生活氣息濃郁的好文章,讓人回味不斷。恭賀千秋萬(wàn)里老師征文獲得精品!再次欣賞學(xué)習,問(wèn)好老師。
淡淡的云彩
5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夢(mèng)在何處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9 19:32:36
  小說(shuō)真實(shí)地反映出農村的一些生活現狀,留守老人常年在家,兒女不放心,要將老人帶在身邊照顧,可老人留戀土地,留戀村莊,留戀家里的一切,那些家畜都是有靈性的,他們也不愿主人離去。小說(shuō)情節曲折動(dòng)人,耐人尋味,富有感染力。感謝千秋萬(wàn)里老師的精彩分享。祝老師創(chuàng )作愉快!生活開(kāi)心!
夢(mèng)在何處
6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千秋萬(wàn)里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9 21:50:22
  回復4樓:謝謝社長(cháng)再次鼓勵!敬茶!
7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千秋萬(wàn)里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9 21:52:52
  回復5樓:謝謝夢(mèng)在何處老師的關(guān)注!謝謝你的精彩留評和鼓勵!也祝你創(chuàng )作愉快!遙問(wèn)夏安!
8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華為        2024-07-01 06:20:36
  難鎖的故園情,感人的大場(chǎng)景。土地,莊稼,大牛,樹(shù)木,家禽,鄰居,都是進(jìn)城農民割舍不下,丟不下的情愫。欣賞千秋萬(wàn)里老師的妙筆生花,將這一深情表達的活靈活現,引人共鳴不斷!
文章是心靈的窗戶(hù),以文發(fā)聲,以文生情,以文為友,相伴終生!
9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鄉笛        2024-07-01 11:23:45
  小說(shuō)情景交融,栩栩如生,很接地氣,畫(huà)面感強。好小說(shuō),拜讀了。
10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千秋萬(wàn)里        2024-07-01 14:24:43
  回復華為老師:謝謝你的精彩點(diǎn)評和熱情鼓勵!近日讀到江山文學(xué)為你的大作《山村瑣憶》制作的有聲文學(xué),文章寫(xiě)得自然灑脫,祝賀你!
共 11 條 2 頁(yè) 首頁(yè)12
轉到頁(yè)
分享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