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-原創(chuàng  )小說(shuō)-優(yōu)秀文學(xué)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首頁(yè)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流年】山麥冬花開(kāi)(散文)

精品 【流年】山麥冬花開(kāi)(散文)


作者:婉清揚兮 白丁,55.1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無(wú)破壞:無(wú) 閱讀:458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6-28 21:42:38

1998年那個(gè)炎炎夏季,正值淡紫色的山麥冬花盛開(kāi),我大學(xué)畢業(yè)來(lái)到母校平師工作。
   也許是我命不好,一到平師工作就面臨著(zhù)平師的“十年動(dòng)亂”,學(xué)校的辦學(xué)方向一會(huì )兒向高中靠攏,抓升學(xué)率,一會(huì )兒向大學(xué)靠攏,搞科研。最后是“雙管”齊下,既抓升學(xué)率,又搞科研。最苦的是我們員工,每個(gè)人都被折騰得奄奄一息。
   最終平師沒(méi)逃過(guò)撤并的命運,成為了溫大卑微的一份子。2008年夏季,也是在淡紫色的山麥冬花盛開(kāi)的時(shí)節,身心疲憊的我,帶著(zhù)些許的憧憬來(lái)到了溫州大學(xué)圖書(shū)館。人到中年,又要在新的單位重新開(kāi)始,談何容易!
   一到圖書(shū)館我就被分配到了二樓書(shū)庫。書(shū)庫一共十幾個(gè)人呢,工作內容無(wú)非是搬搬書(shū),為讀者辦辦借閱手續,理理書(shū)架,說(shuō)白了就是看看門(mén)。說(shuō)也奇怪,學(xué)生像約好了似的,看到我們就叫叔叔阿姨。怎么說(shuō)咱也在平師講臺上教了十年語(yǔ)文,被尊敬地叫了十年的老師?,F在成了看門(mén)的阿姨,想到這兒我的情緒便冷到了冰點(diǎn)。
   在難挨的苦夏中,我記得有一次你微笑地操著(zhù)濃厚的外地口音邀請我:“阿珍,到食堂吃飯去!”外地人啊,我抬頭戒備地看了看你,小小的個(gè)子,黃黃的頭發(fā),淡淡的眉毛,應該跟我一樣,小時(shí)候也是黃毛丫頭吧,忽然感覺(jué)有種親切感。你還戴著(zhù)一副黑框的近視眼鏡,猛一看像個(gè)“書(shū)呆子”,但透過(guò)厚厚的鏡片我看到你眼里閃著(zhù)友善的笑意。我的心一暖,便跟你走了。在淡紫色的山麥冬花盛開(kāi)的時(shí)節,你成了我在溫大圖書(shū)館的第一個(gè)“飯友”。
   從圖書(shū)館到食堂有十幾分鐘的路程,一路上,你告訴了我你的簡(jiǎn)歷。原來(lái)你是重慶人,在重慶的一所高中教英語(yǔ),丈夫是副教授,也是英語(yǔ)老師,人才引進(jìn)到了溫大,于是你也就跟到了溫大,被安排到了圖書(shū)館。原來(lái)你講的是重慶式普通話(huà)。這頓飯,是我來(lái)溫大圖書(shū)館以來(lái)吃得最開(kāi)心的一頓飯。在回去的途中,你又用重慶式普通話(huà)對我說(shuō):“阿珍,你不要苦悶,慢慢就適應了?!笔前?,你原來(lái)也是當老師而且是副教授夫人,不也在“看門(mén)”,不也在被人叫“阿姨”嗎?我算什么,有什么理由自命清高呢。阿姨就阿姨,只要工資拿過(guò)來(lái),叫奶奶也行。在那一瞬間我豁然開(kāi)朗了。忽然,我覺(jué)得你的重慶普通話(huà)那么好聽(tīng),又覺(jué)得你像極了淡紫色的山麥冬花,樸實(shí)善良而美麗。
   因為有了飯友,且飯友的“資歷”比較老,我的日子好過(guò)多了。每到飯點(diǎn),總有人用悅耳的重慶普通話(huà)叫我:“阿珍,吃飯去?!庇捎谖疫@人較“單純”,且你到圖書(shū)館比我早,為人又比我精明,所以你總會(huì )提醒我諸如“這事這樣做不妥”或是“這人不宜深交”這類(lèi)的話(huà),令我受益匪淺。于是慢慢地我們成了無(wú)話(huà)不談的朋友。你總是那么親切地用重慶普通話(huà)叫我“阿珍”,而我也開(kāi)始叫你“徐姐姐”,最后干脆把“姐姐”二字省掉,稱(chēng)你為“徐”。
   徐很欣賞我也信任我。她的丈夫王老師要評正教授,需出版一本專(zhuān)著(zhù)。王老師的專(zhuān)著(zhù)里中文部分需要有人幫忙校對。王老師身邊有很多朋友,學(xué)中文的教授比比皆是。但徐還是把這個(gè)“光榮”的任務(wù)交給了我。望著(zhù)她堅定而信任的目光,我估計我笑得很燦爛。因為我總算能為她做件事了。我使出渾身解數,在最短的時(shí)間里成功地完成了任務(wù)。雖然表面上看是我在幫助徐,但徐又何嘗不是想讓我這個(gè)“新人”在眾人面前樹(shù)立一點(diǎn)威信呢!
   如今想來(lái),在剛到圖書(shū)館的漫漫長(cháng)夏里,幸虧有徐長(cháng)伴左右。
   有一次吃飯吃到一半,我忍不住問(wèn)她:“徐,你認識山麥冬花嗎!”"當然認識了!”你笑得那么樸實(shí)美麗,“認識山麥冬花已經(jīng)很久了,它的花期幾乎跟重慶最熱的季節完全重合。早晨上班時(shí),重慶馬路兩邊的草坪,山麥冬已齊刷刷地抽出了淡紫色的花葶,在晨曦里,在尚有幾絲涼意的空氣中,散發(fā)出嬌柔的氣息。樸實(shí)善良美麗又倔強無(wú)畏?!?br />   山麥冬還是“倔強無(wú)畏”之花!對啊,山麥冬長(cháng)于海拔50-1400米的路邊草叢、山坡、山谷林下、路旁或濕地。對土壤要求不嚴?;ㄆ谑?月到7月,正是炎炎夏季,無(wú)人打理也能得自得其樂(lè )。
   徐的“倔強無(wú)畏”表現在她學(xué)唱歌這件事上。那時(shí)圖書(shū)館組織合唱隊。雖然在中師里受過(guò)三年正規的聲樂(lè )訓練,音色也不錯,但我對聲樂(lè )沒(méi)天賦,也不喜歡,就不想參加合唱隊。徐苦口婆心勸我要多參加“集體活動(dòng)”,這樣領(lǐng)導才會(huì )喜歡我。就這樣,我和徐同時(shí)參加了合唱隊。
   剛進(jìn)去第一節課,聲樂(lè )老師對每一位學(xué)員進(jìn)行了摸底,其實(shí)很簡(jiǎn)單,就是講幾句普通話(huà)。他的理念是普通話(huà)都講不好,肯定唱不好中文歌。我們平師的普通話(huà)在全溫州市都有名氣的,所以我輕松過(guò)關(guān)??墒切靺s麻煩了,她的重慶式普通話(huà)讓聲樂(lè )老師皺起了眉頭。老師委婉地勸她離開(kāi)合唱隊??墒切靺s紅著(zhù)臉對老師說(shuō):“老師,給我一個(gè)星期的時(shí)間。我練練普通話(huà),好嗎!”老師無(wú)奈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
   從此我便成了徐的語(yǔ)音小老師,徐對自己很有信心。我便從a、o、e開(kāi)始對她進(jìn)行了訓練。只要我們兩人在一起的空閑時(shí)間,我們便成了師生關(guān)系??墒切煲呀?jīng)快50歲了,要練標準的普通話(huà),談何容易!一個(gè)星期下來(lái),收效甚微。第二節課,老師一聽(tīng),又對她搖了搖頭。徐的臉刷的紅了。她說(shuō):“老師,再給我一個(gè)星期的時(shí)間!我喜歡唱歌!”老師又無(wú)奈地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接下來(lái),我對徐進(jìn)行了“繞口令”訓練。徐常常顧此失彼,惹得老師“我”也快失去信心了,說(shuō):“你回家練吧!”哪里知道第二天我檢查時(shí)她總是說(shuō)得很流利,就是速度慢了點(diǎn)。我想她肯定除了睡覺(jué),其他時(shí)間都在練繞口令了。第三節課,老師似乎感覺(jué)到了她的進(jìn)步,微笑了下,但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。我感覺(jué)自己有點(diǎn)受不了,安慰徐說(shuō):“徐,算了吧!我們不參加了?!薄安恍?!”徐倔強地看著(zhù)我,“我喜歡唱歌!”她又用倔強的目光看著(zhù)老師,說(shuō):“老師,再給我兩個(gè)星期,好嗎?我一定行的?!币苍S老師被感動(dòng)了,他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最后,我對徐進(jìn)行了片段練習。每天布置一篇帶拼音的美文,先是示范,接著(zhù)是跟讀,最后是自己練。徐總是能很好地完成任務(wù)。第四節課,徐當著(zhù)全體合唱隊的成員用標準的普通話(huà)聲情并茂地朗讀了朱自清的《綠》,老師微笑地說(shuō):“留下!”全場(chǎng)響起了熱烈的掌聲。徐激動(dòng)地抱著(zhù)我轉了好幾個(gè)圈,像個(gè)孩子似的喊著(zhù):“阿珍,成功了!我們成功了!”好一朵倔強無(wú)畏的山麥冬花!我想。
   解決了普通話(huà)問(wèn)題,徐便投入了練歌中。除了正式上班,睡覺(jué),她做到了“曲不離口”。一年半后的匯報演出時(shí),我只能參加合唱,而“零基礎”的徐卻進(jìn)步神速,老師告訴她可以報獨唱。當我幫她整理淡紫色的禮服時(shí),不禁為她捏把汗,要知道獨唱可不是鬧著(zhù)玩的,一不小心便會(huì )全盤(pán)皆輸。但她卻在臺上“倔強無(wú)畏”地實(shí)現了她的“圖書(shū)館歌星”夢(mèng)。圖書(shū)館的舞臺上盛開(kāi)著(zhù)一簇淡紫色的山麥冬花……
   轉眼間徐要退休了,大家要為她送行。在哪兒拍照留念呢?我說(shuō)圖書(shū)館后面有一大片山麥冬,此時(shí)淡紫色的花開(kāi)得正是絢爛,就那兒吧。她笑了,笑得那么美,她說(shuō)她也早相中那個(gè)地方了。于是在淡紫色的山麥冬花叢中,徐走完她人生的工作之路。
   退休之后,雖不常見(jiàn)面,卻也常有消息來(lái)往。聽(tīng)說(shuō)徐的退休生活豐富得很,參加了溫大的合唱隊、舞蹈隊和瑜伽隊,還倔強地學(xué)起了“攝影”,常有作品發(fā)表……
   去年夏天,又是淡紫色的山麥冬花盛開(kāi)的季節,徐的女兒要出嫁了,我這個(gè)阿姨當然得參加。但徐卻沒(méi)收我半分禮金,反而是讓我大包小包地提回了好多禮品。徐用標準的普通話(huà)說(shuō):“阿珍,謝謝你教我普通話(huà),謝謝你為王教授校對了一本書(shū)?!痹瓉?lái)她還惦記著(zhù)這事呢。好一朵重情重義的淡紫色山麥冬花!
   每年的炎炎夏季,圖書(shū)館后面的那一大片淡紫色的山麥冬花總是開(kāi)得那么絢爛。有空時(shí),我總喜歡到那兒轉轉……
  

共 3014 字 1 頁(yè) 首頁(yè)1
轉到頁(yè)
【編者按】人如其花,對于徐來(lái)說(shuō),屬實(shí)是極為妥帖。與她相識,于作者來(lái)說(shuō),是在職場(chǎng)的最低谷最灰暗的時(shí)刻,來(lái)自重慶的徐姐姐,像一朵山麥冬花一樣,盛開(kāi)在她的世界里。在她的開(kāi)導下,作者原本壓抑憋屈的心境豁然開(kāi)朗了,她終于領(lǐng)會(huì )到新工作環(huán)境可以帶給她的快樂(lè ),這快樂(lè )并不僅僅是你教我待人處事,我當你的語(yǔ)音小老師,而是可以用所長(cháng),彰顯自己的存在,可以一起用倔強無(wú)畏的執著(zhù),來(lái)詮釋對于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。而生活也給了她們最好的回報,就像在熱辣辣的時(shí)節里,盛開(kāi)的山麥冬,淡紫色的花瓣里承載的,是重情重義的作者與徐的過(guò)去、現在和未來(lái)。作者的文字用緩緩的步伐,將山麥冬花一顆顆地種植入讀者的內心。飽含深情,明媚芬芳的文字,流年欣賞并傾情推薦!【編輯:平淡是真】【江山編輯部?精品推薦F202407030008】

大家來(lái)說(shuō)說(shuō)

用戶(hù)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平淡是真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8 21:44:35
  在這樣一個(gè)酷熱難耐的夏夜里,有緣讀到您的文章,這山麥冬花也好似被種植到我的世界里,很美,很溫暖,很深情!感謝您的分享,祝福您和徐的友誼,地久天長(cháng)!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婉清揚兮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8 22:20:24
  感謝平淡是真老師的美評,感謝您的祝福!愿淡紫色的的山麥冬花永遠種植在您的世界里,愿美與您同在!祝您一夏清涼!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誠本真        2024-06-30 08:52:53
  情深意切,好文!樸素的語(yǔ)言表達了世上真摯的情感,點(diǎn)贊祝福!
回復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婉清揚兮        2024-06-30 09:40:56
  感謝老師點(diǎn)贊!祝您一夏清涼,一世平安幸福!
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紛飛的雪        2024-07-06 23:48:43
  品文品人、傾聽(tīng)傾訴,流動(dòng)的日子多一絲牽掛和思念。
   靈魂對晤、以心悟心,逝水的時(shí)光變得更豐盈和飽滿(mǎn)。
   善待別人的文字,用心品讀,認真品評,是品格和品位的彰顯!
   我們用真誠和溫暖編織起快樂(lè )舒心、優(yōu)雅美麗的流年!
   恭喜,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學(xué)社團精華典藏!
   感謝賜稿流年,期待再次來(lái)稿,順祝創(chuàng )作愉快!
只是女子,侍奉文字。
共 4 條 1 頁(yè) 首頁(yè)1
轉到頁(yè)
分享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