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-原創(chuàng  )小說(shuō)-優(yōu)秀文學(xué)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首頁(yè) >> 淡雅曉荷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曉荷·實(shí)力寫(xiě)手】生頭表兄(散文)

精品 【曉荷·實(shí)力寫(xiě)手】生頭表兄(散文)


作者:趙聲仁 秀才,2149.7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無(wú)破壞:無(wú) 閱讀:307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6-28 22:55:16
摘要:定一個(gè)1948年參加工作的老職工、老黨員的故事。一生淡漠名利,一生待人真誠,一生默默奉獻。

常言道:一輩親,兩輩表,三輩就拉倒。這大致形容姑、舅、姨,這幾個(gè)層面的親戚。其親情,按輩銳減。這里的表,不僅僅是叫表兄表姐表弟表妹的意思,更重要的是說(shuō)親情關(guān)系,到了這輩,就只停留在表面了,平時(shí)的相處,更多是出于禮貌,敷衍罷了。
   可我有一個(gè)表兄,我們走得比頭一輩還親,在心情上,如同一奶同胞。他就是我大姑那的表兄。我們習慣叫他生頭表兄。我大姑,我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。我共有四個(gè)姑,都是我父親的姐姐。四個(gè)姑,我只見(jiàn)過(guò)我二姑。聽(tīng)媽媽說(shuō),我大姑去世得最早,才50歲出頭。我父親,是辛亥革命那年出生。推算起來(lái),我大姑的出生年份應該在1900年前后。她去世時(shí),我還沒(méi)有出生。生頭表兄,健在,20世紀30年代初期生人,大我近30歲,早已進(jìn)入耄耋之年。按年齡,足足我的長(cháng)輩。
   大姑,我根本無(wú)緣相見(jiàn),和春生表兄,我們之間,從年齡、經(jīng)歷等各方面,也都沒(méi)有什么交集。但為什么我們走動(dòng)頻繁,心情近乎呢?這主要還是表兄的為人好,做事地道。他做的事,讓我總是感動(dòng)。而且,歷久彌新,如同陳年老酒一樣,在我的心里,不斷閃現著(zhù)親情的光輝,散發(fā)著(zhù)人性的光芒。
   姑奶奶多,表兄就多。父親在世時(shí),每年到了正月,幾個(gè)姑的三四個(gè)表兄,都來(lái)給父親拜年,帶來(lái)白酒、點(diǎn)心和水果,陪父親在家里喝上二兩,大舅大舅地,叫得父親特別高興。從我記事時(shí)起,我就盼著(zhù)生頭表兄來(lái)給父親拜年。他比別的表兄買(mǎi)的東西多,點(diǎn)心白酒水果之外,總要多買(mǎi)一包糖塊或一包叫做二細的小點(diǎn)心,專(zhuān)門(mén)給三哥我們倆小孩子吃的。母親收著(zhù)糖塊或二細,客氣,說(shuō)外甥你那一大家子人,日子也不寬裕,就別多花錢(qián)了。表兄說(shuō),怎么也比農村的日子好過(guò),我看表弟們也太苦,一年一年的,吃不到什么東西。我就按母親的指令,說(shuō)謝謝表兄想著(zhù)我們。同時(shí),生頭表兄,比別的表兄們,買(mǎi)的酒也好,別人大部分是浭陽(yáng)春、浭陽(yáng)老酒等本地酒,而生頭表兄拿來(lái)的,總是檔次高一點(diǎn)的,綿竹、劍南春、汾酒等。我是從父親輕易舍不得喝得知的。表兄是個(gè)老工人,務(wù)實(shí)肯干,早都是八級工了,在開(kāi)灤被稱(chēng)為八級老板子,月工資在一百出頭。但表嫂沒(méi)有工作,他又有三男三女六個(gè)孩子,八口之家,一個(gè)人上班,一個(gè)月百十多元,平均每人每月生活費才十幾元,這在當時(shí)的市里,也是很窘迫的。何況,表嫂家里還有農村的老人需要照顧。表嫂,倒是個(gè)特別勤儉持家的婦女,會(huì )做營(yíng)生,會(huì )使用縫紉機。六個(gè)孩子的衣服,都是她做,縫縫補補,大的穿完,改成小的。春夏秋三季,經(jīng)常到野地里挖野菜,回來(lái)粗糧細做,彌補口糧的不足。表兄買(mǎi)來(lái)好酒給父親,買(mǎi)來(lái)糖塊給我們,是從他和表嫂的六個(gè)孩子口中奪食??!
   出于禮貌和習慣,也是因為菜品少,家里來(lái)了客人,都是母親做飯做菜,父親一個(gè)人陪,我們是萬(wàn)萬(wàn)上不了飯桌的。生頭表兄來(lái)了,也如此。但我最小最饞最不懂事??!表兄和父親在炕上吃飯,二哥三哥就出去了,只有我,就在屋地下繞來(lái)繞去,不時(shí)往飯桌上看一眼。其實(shí),桌上并沒(méi)有什么太好吃的,不過(guò)是過(guò)年留出來(lái)待客的燉肉一碗,白菜炒豆腐,大蔥攤雞蛋,糖拌紫心蘿卜,有時(shí)燉幾節帶魚(yú)等。主食呢,烙塊餅、做一小盆面條湯,算好的。更多的是炒玉米面饃饃,小米粥。但這也是我平時(shí)吃不到的。讓我至今還不能忘懷和感激表兄的是,每當這個(gè)時(shí)候,表兄就不止一次地和父親說(shuō):“快讓老四上桌吃飯吧,孩子們太苦了!”父親是喜歡我的,也就遞個(gè)眼神,示意我上桌。我鞋也顧不上脫,嗖地就上了炕。表兄就一個(gè)勁地給我?jiàn)A菜。飯菜是按照兩個(gè)人做的,我雖小,但不比大人吃得少。兩個(gè)人的飯,三個(gè)人吃,父親和表兄都不會(huì )吃飽。
   連續四五年,都是這樣。后來(lái)我老想,生頭表兄怎么觀(guān)察這么細,這么知道我的心思呢?
   外甥給舅拜年,順理成章。表弟給表兄拜年,差強人意,并無(wú)規則。但我和三哥,每年都給春生表兄拜年,看看表嫂。這是父母的意志,更是我們的情愿。表兄來(lái)給父親拜年這天,就問(wèn)我父親,敲定我們去的時(shí)間。他的目的,是要表嫂提前有個(gè)準備,讓我們哥倆吃好點(diǎn)。
   我記得,表兄他們住的是開(kāi)灤自建工房,平房,倒座三間。中間是堂屋,做飯取暖,東西是大炕,住人。北房山?jīng)]有門(mén),房子南面是個(gè)小院。小院東西各是個(gè)小棚子,東面小棚,擺著(zhù)兩張小床。西面小棚里,放著(zhù)好多煤坯和劈柴。表兄表嫂住東屋,兩個(gè)大點(diǎn)的男孩住小棚,另外四個(gè)孩子,就住西屋了。一個(gè)八口之家,在地震前的市里,就生活在這么個(gè)場(chǎng)景里。那時(shí),我每次去,都有一個(gè)感觸,城里人,也有好多苦衷。這樣的房子,八口人,怎么住???要是能夠分出兩個(gè)人,回我們老家住,不就寬綽很多了嗎?但他們肯定不去,他們享受著(zhù)自建工房,享受著(zhù)每月按人口發(fā)放的商品票。享受著(zhù)門(mén)口的旱廁,享受著(zhù)長(cháng)大后,可以安排工作的先天優(yōu)勢。工農的差別,絕不是僅僅體現在眼下吃的好壞,眼下住房的寬窄。但這樣的感懷,一晃即逝了。我真正的著(zhù)眼點(diǎn),在于中午表嫂給我做什么飯。我和三哥帶點(diǎn)家里的土產(chǎn),騎著(zhù)家里那輛飛鴿自行車(chē),用一個(gè)小時(shí)的時(shí)間,來(lái)到了開(kāi)灤自建工房表兄家。進(jìn)院子時(shí),管我們叫表叔的六個(gè)孩子都在院里迎接我們,打著(zhù)招呼,叫著(zhù)表叔。市里的孩子,如花似玉,我多么愿意和他們共進(jìn)午餐啊。但當吃中午飯的時(shí)候,變魔術(shù)似地,侄子侄女們全銷(xiāo)聲匿跡了。表兄上班了,陪我們的,就是表嫂。說(shuō)是陪我們,實(shí)際上就是伺候我們吃飯,做飯端飯盛飯,偶爾象征性地吃?xún)煽?。讓我更內心愜意的是,飯是何等豐盛,成碗的花椒肉,小方肉,燉黃花魚(yú),各種炒菜,真是雞魚(yú)肉肘丸,熬炒烹炸燉,應有盡有,絕不是管兩個(gè)農村小孩吃飯,而是招待決定自家命運的貴賓。那么多暈菜素菜,吃點(diǎn)米飯最好不過(guò),可表嫂非特意和面趕皮剁餡,包餃子。三哥說(shuō):“表嫂你就別這么費事了,我們吃得已經(jīng)很好了?!北砩┱f(shuō):“你表兄今天班上下不來(lái),要不他陪你們。但讓我必須做好,讓你們多吃幾樣。我要是沒(méi)有讓你們哥倆吃好,你表兄回來(lái)要訓斥我的?!?br />   我們就使勁吃。堂屋有兩個(gè)灶臺,一個(gè)火爐。飯桌,就在北房山這邊。我發(fā)現,三個(gè)鍋灶,全都點(diǎn)著(zhù)火,東灶臺蒸魚(yú)肉,西灶臺炒菜,火爐上放著(zhù)個(gè)小鐵鍋,煮餃子。表嫂說(shuō)是陪我們,實(shí)際上她就在這三個(gè)鍋前忙乎著(zhù),一會(huì )過(guò)來(lái)給我們夾菜,盛飯,自始至終,她沒(méi)有吃上幾口。表嫂的話(huà)很少,但干活井井有條。她的眼神,是一種快樂(lè ),一種興奮,一種母親把兒女照顧好后的滿(mǎn)足。
   吃飽好飯,要回家的時(shí)候,表嫂早把一個(gè)布兜遞過(guò)來(lái),掛到車(chē)把上。里邊盛滿(mǎn)了白面饅頭、糖三角、豆包。表嫂說(shuō):“這是你表兄讓我給你們帶的,半道上餓了,吃吧?!?br />   媽媽拿過(guò)布兜,看著(zhù)白花花的面食,自言自語(yǔ)地說(shuō):“你表嫂真會(huì )做飯,這饅頭蒸多好??!你表兄他們也不容易,那么多孩子!”
   1978年正月十三,父親去世。表兄一大早就趕來(lái)了,把自行車(chē)往南院的豬圈墻上一扔,就一頭倒在父親的靈柩前,放聲大哭,他邊哭邊斷斷續續地說(shuō):“我的沒(méi)好命的大舅啊,正月初二那天,我來(lái)給你拜年,你說(shuō),你表弟們,上班的上班,考學(xué)的考學(xué),往下的日子就好了,明年我再來(lái)時(shí),可以喝點(diǎn)好酒了??烧l(shuí)想你這么突然地就走了呢。我的好大舅啊,我小時(shí)候,你在外邊掙錢(qián)謀生,我媽身體不好,家里窮,我就長(cháng)年住在姥家,你和舅奶、妗子就象自己的孩子一樣待我,連續好幾年啊,生怕我餓著(zhù)凍著(zhù)。以后,你又讓我念書(shū)。這大恩大德,沒(méi)等我好好報答,你就走了。我的大舅啊,以后,我再沒(méi)有這樣好的大舅了!嗚嗚嗚!”
   辦好父親的喪事,生頭表兄沒(méi)有馬上回家,而是和我們哥幾個(gè)一同吃晚飯?;貞浉赣H的一生,緬懷父親的恩德。大哥是1938年出生,生頭表兄比大哥還要大上幾歲,他們兩個(gè)從小就在一塊玩,對家里的滄桑變故,最為了解。
   生頭表兄是在姥姥家長(cháng)大的,對姥姥家,對姥姥家這邊的人,他有著(zhù)植在骨子里的深深感情。大姑的婆家在唐山西郊一個(gè)叫郭大里的村莊。大姑的身體自小不好,家里的日子也窮,三四歲的時(shí)候,生頭就被送到姥姥家,由我的奶奶、媽媽照顧,父親過(guò)年回來(lái),更是將這個(gè)外甥,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看待,幫他認字、讀書(shū)。他能讀如《三國演義》那樣半文半白的長(cháng)篇,全得力于父親的幫助。一住就是三四年。生頭,是他的小名。他的大名叫郭春生。在我的家鄉,都是對特別熟悉特別親近的孩子,才稱(chēng)小名,而且孩子長(cháng)大了,也就自然線(xiàn)束小名的稱(chēng)呼,改成大名了。但生頭表兄好像例外。在我的記憶中,家里人,無(wú)論長(cháng)輩平輩或晚輩,都喊他生頭。比如我們哥四個(gè),都比表兄小,但不管當面還是背后,提起表兄,都叫生頭,即使叫表兄,也要在前面加上生頭二字。行頭表兄,好像也特別愿意我們這么稱(chēng)呼他。見(jiàn)了面,一句生頭表兄,讓他滿(mǎn)面春風(fēng),他“”哎哎地答應著(zhù),在老遠就伸出雙手,握過(guò)來(lái)。一旦握住我的雙手,就使勁攥,攥得我生疼,好像要把我攥進(jìn)心里。他的手,特別大,特別硬,像是被什么物件打磨過(guò)一樣。
   后來(lái)知道,生頭表兄在開(kāi)灤那么大的國有企業(yè),當了一輩子工人。他是1948年被招進(jìn)開(kāi)灤唐山礦的,建國前參加工作,建國前入黨。20世紀90年代初期退休時(shí),他已是三齡具備,是開(kāi)灤礦務(wù)局為數不多的幾位老人之一,享受?chē)筇厥獯?。三齡是指年齡、工齡和黨齡。和他同一時(shí)期甚至比他還要晚幾年入職的同事,早就被提拔為區領(lǐng)導、礦領(lǐng)導,少數提拔為局領(lǐng)導。因為像表兄這樣入職早、入黨早,有文化、又肯干的人,在解放初期并不多。
   這當然成為我們的焦點(diǎn)話(huà)題。開(kāi)灤是1887年建礦,是世紀老礦,在中國近代工業(yè)史上,占有重要地位,是新中國工業(yè)的搖籃。唐山人都以能夠成為開(kāi)灤的一員而驕傲。開(kāi)灤礦工,被稱(chēng)為特別能戰斗的隊伍,20世紀70年代,全國工業(yè)領(lǐng)域,掀起學(xué)大慶趕開(kāi)灤的高潮。表兄作為開(kāi)灤唐山礦的一位老前輩,如果能夠走上領(lǐng)導崗位,將是我們更大的榮耀。我們幾個(gè)表弟,在不同的時(shí)間,不同的場(chǎng)合,不止一次地問(wèn)起生頭表兄:“像你這樣入礦早,有文化,肯干能干的老黨員,家庭又是窮苦人出身,這么多年,就沒(méi)有遇到提拔的機會(huì )?”
   生頭表兄哈哈大笑,坦然道:“當然有,好幾次,領(lǐng)導都找到我,叫我到區里當頭,但我都拒絕了?!?br />   “為什么呢?”我們覺(jué)得,既然領(lǐng)導找,肯定是領(lǐng)導認為表兄稱(chēng)職。
   表兄又笑了,擺手說(shuō):“咱們窮苦人出身,有個(gè)小工做,就特別識舉了!從來(lái)就沒(méi)有想過(guò)當官,咱怕干砸了耽誤事!”
   “沒(méi)去,你怎么知道干不好?”我們總是覺(jué)得遺憾。
   “我也不愿意費心。你表嫂也不愿意我干,家里那么多孩子,一天到晚她也夠累的,當了頭,就更沒(méi)空照顧家里了?!?br />   我們不再言語(yǔ)。表兄沒(méi)有更高的追求,他要照顧好表嫂,照顧好孩子。他有他個(gè)人早已想好要走的人生之路。
   二哥也是開(kāi)灤唐山礦的一名職工,1978年入職,和生頭表兄算是同事。二哥比我們更關(guān)注生頭表兄的情況。
   1995年的一天,二哥突然打來(lái)電話(huà)問(wèn)我:“看到昨天唐山電視臺新聞50分節目沒(méi)有?”
   “沒(méi)有?!蔽艺f(shuō)。
   “今天重播,你快看看吧,上邊表?yè)P生頭表兄呢!”二哥有點(diǎn)自豪。
   “表?yè)P他什么?”我想,生頭表兄一生淡漠名利,默默無(wú)聞,生怕出頭,怎么上了電視了?
   “表?yè)P他在小區里,給居民免費修理自行車(chē)。真的是表兄,說(shuō)連續三年了,一分錢(qián)不收?!倍缤A艘粫?huì )兒,接著(zhù)說(shuō),“唉,生頭表兄是這樣的人!”
   我看到了。鏡頭里,一塊地毯鋪在地面上,一輛自行車(chē),倒放在地毯上,生頭表兄坐在一個(gè)小馬扎上,手持板子,正擰著(zhù)自行車(chē)的中軸。旁邊,一位婦女笑著(zhù)看著(zhù)。鏡頭一會(huì )又拉向一個(gè)大門(mén)口,上邊有幾個(gè)大字:新華小區。這正是生頭表兄所在的小區,是開(kāi)灤的福利房,房改后,生頭表兄買(mǎi)的。
   電視旁白說(shuō)道:“開(kāi)灤退休職工郭春生,建國前參加工作,是一名老黨員。他發(fā)揮自己一技之長(cháng),連續三年為小區居民免費修理自行車(chē),風(fēng)雨不誤,受到小區居民的熱情稱(chēng)贊。郭春生師傅,以他為居民無(wú)私的服務(wù),詮釋了一位老黨員的崇高境界!”
   有一年春節我和二哥去看望表兄,問(wèn)他:“你怎么想起修車(chē)來(lái)了?”
   “退休沒(méi)事,打發(fā)時(shí)間啊?!?br />   “你原來(lái)也不是修車(chē)的啊,能修好?”
   “上了多半輩子班,騎了多半輩子車(chē),多咱車(chē)壞了不是自己修,早出徒了。你不知道你表兄我是個(gè)工匠出身。哈!”
   “可以適當收費,正當啊?!?br />   “我退休金不少,表兄不是少那個(gè)錢(qián)?!?br />   “電視臺怎么知道的?”
   “小區居民打的電話(huà)唄。記者來(lái)了,我說(shuō)什么不讓?zhuān)捎浾哒f(shuō),他們有任務(wù),要我幫忙。我不好意思,配合他們吧。我說(shuō)只能這一次。后來(lái)他們再也沒(méi)來(lái)?!?br />   “修了多少年了?”
   “退休就開(kāi)始了,有五年了吧。還得感謝居民信任我?!?br />   我默默地看著(zhù)生頭表兄,想了很多很多,半天沒(méi)有言語(yǔ)。
   生頭表兄抽煙喝酒,但他的身體非常好,走路帶風(fēng),說(shuō)話(huà)底氣十足。這也許是他堅定不移走自己路的結果。
   表嫂于2022年去世了。2023年,三哥從秦皇島回唐山,和二哥我們哥仨專(zhuān)門(mén)去看望表兄。他高興地眼睛放光。我們沒(méi)有計劃在他那里用餐,但他急得直落眼淚:“表兄就管不起你們一頓飯了,在表兄這吃頓飯,你們賞我臉了?老四,上班時(shí)忙,不吃飯,我不死乞白賴(lài)留,現在都退休了,不能說(shuō)沒(méi)空吧,我都安排好了,誰(shuí)走也不行!”他已經(jīng)把他大兒子大江招呼過(guò)來(lái)了。大江會(huì )做飯。
   才又細細看了表兄,他原來(lái)高高的個(gè)子,矮了不少,右脖頸處,還長(cháng)了一個(gè)小饅頭似的包。
   “這是長(cháng)得什么,怎么不去檢查?”我們問(wèn)。
   “是啥也不去查了,還活90歲?”
   飯后,生頭表兄更加高興。他招呼大江,給我們哥四個(gè),從不同角度,拍了照片。窗外的陽(yáng)光,正燦爛。
   2024.6.28

共 5390 字 2 頁(yè) 首頁(yè)12
轉到頁(yè)
【編者按】文章主要表達了盡管常言道親戚關(guān)系會(huì )隨輩遞減,但“我”與表兄之間卻有著(zhù)深厚的親情。通過(guò)回憶表兄對“我”及家人的諸多照顧,如給父親拜年時(shí)買(mǎi)好酒和給孩子買(mǎi)糖、讓“我”上桌吃飯等細節,體現出表兄的善良、樸實(shí)和對親人的關(guān)愛(ài),也表達了“我”對表兄的感激以及對這份特殊親情的珍惜,同時(shí)也展現了特定時(shí)代背景下家庭生活的狀況和工農之間的一些差異與感慨。文章還體現了表兄一家對“我”和三哥的熱情款待與深厚情誼,講述父親去世后表兄的悲痛與對父親的感恩之情,回憶表兄在姥姥家長(cháng)大的經(jīng)歷以及他與姥姥家的深厚感情,介紹表兄在開(kāi)灤的工作經(jīng)歷以及大家對他未能走上領(lǐng)導崗位的疑惑和探討,進(jìn)一步展現出表兄樸實(shí)、勤勞且安于現狀的形象,也表達了親人間的特殊情感紐帶和對過(guò)去歲月的感慨。最后文章講到生頭表兄面對多次提拔機會(huì )選擇拒絕,甘愿做個(gè)普通工人照顧家庭,退休后又免費為小區居民修理自行車(chē),展現了他淡泊名利、勤勞善良、樂(lè )于助人的品質(zhì)。同時(shí)也提到了他退休后的一些生活狀態(tài),如修車(chē)、與家人的互動(dòng)等,體現出他對生活的熱愛(ài)以及對親情的珍視,即便年老身體有了變化,依然保持著(zhù)樂(lè )觀(guān)和對親人的熱情。非常不錯的一篇文章,文章情感充沛,描寫(xiě)細致。佳作力薦共賞,感謝老師賜稿曉荷社團,歡迎繼續來(lái)稿。 【編輯:陌小雨】【江山編輯部?精品推薦F202407190005】

大家來(lái)說(shuō)說(shuō)

用戶(hù)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陌小雨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8 22:55:31
  拜讀老師佳作,問(wèn)好老師!
山本無(wú)憂(yōu),因水成泛……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水中天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8 23:31:23
  人物形象鮮明,弘揚正能量。
   拜讀欣賞佳作!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何葉        2024-07-20 23:37:03
  恭喜精品!趙老師文筆扎實(shí)給力!
何葉
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陌小雨        2024-07-21 09:46:37
  恭喜老師斬獲精品!
山本無(wú)憂(yōu),因水成泛……
共 4 條 1 頁(yè) 首頁(yè)1
轉到頁(yè)
分享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