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d id="vqhun"><track id="vqhun"></track></dd>

    2. <ruby id="vqhun"></ruby>

    3. <li id="vqhun"><tr id="vqhun"></tr></li>
      1. 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        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東籬采菊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東籬】雪域(散文)

        精品 【東籬】雪域(散文)


        作者:懷才抱器 榜眼,30763.77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1596發表時間:2024-02-12 07:03:03
        摘要:雪域之大,并非一支筆可彩繪,膠東半島也有雪,總是局促的,威海俗稱“雪窩”,其境不及雪域。老了,居然可以無懼嚴寒,走進千里雪域,感謝時光不棄我,感謝雪域容我腳步。


           我們把五百里燕山放在了身后。寒冬季節,卻未見古人興吟的“燕山雪花大如席”,但在面前一下子攤開了一片雪域,它的名字叫科爾沁。
           那一刻,我覺得語言變得很蒼白,眼無法丈量,或許只有經筒適合在那里搖響,雪域收下的是教徒。
           從赤峰到巴仁哲里木600公里,向東,向北,再向西,就像射出一襲飄箭,我們要穿過科爾沁這片雪域。腦海里金色的草原,一下子變成了銀色的雪域,這一次穿行,背景換了,換得大氣磅礴,瞬間可得,這突兀,令我興奮異常。
           我不能放過敖漢旗雪里藏匿的錦黃。敖漢旗小米,四海聞名。此時,好像那些低垂的谷穗在銀色里搖曳,雪也來聞香吧?敖漢旗是雪域里的一處溢香寶地。
           想想,這小米專挑了大曠之地,有了雪域滋養,能不香徹千萬里嗎?早餐,我再次跟賓館餐廳的服務員確認是敖漢旗小米粥,他自信地說,八千年的冰天雪地,不能摻一粒假。是啊,在雪域里修煉,假的活不了。他的圍裙上畫著一支谷穗,寫著“米邦”兩個字。
           小米,自成“一邦”,地處北國,華夏一粒,敖漢旗人的自豪,并非某次球賽得了個冠軍,而是捧著沉甸甸的傳統老牌,名至實歸。
           突然冒出一個新詞——雪域米邦。
           “域”和“邦”是古老的詞,域邦的概念,不僅僅代表著一種歸屬,更是一個迷人的舞臺。在《詩經》里就有很多句子。葛生蒙棘,蘞蔓于域。彼其之子,邦之彥兮。域生葳蕤,邦期才俊。中國人把一地視為域邦,是懷著厚愛土地的感情的,家國情懷自古如此。域邦就像袖珍,可把摸拭溫。
           又令我想起亞圣孟子的話,“域民不以封疆之界”,這是孟子的地緣政治理想,即使集權下的疆界,也都是一個“域”的概念,四海來投,疆域無阻。這個思想在今天也有著“設域而不域民”的意義。據說,提土旁的漢字,占到漢字的十幾分之一。我想,都應該是在由“域”衍生而來的吧。
           行進在科爾沁千里雪域,皚皚白雪,素裝銀飾,根本就找不到邊界,那些在高速路邊豎起的路標,讓我們穿過一個個陌生的詞語,就像小時候老師寫了滿黑板的生詞讓我們背誦。三十里一嘎查(村落),百里一蘇木(鄉鎮),廣袤的雪域草原,用一襲純白,藏著這些牧居民屯,雪域如天空,浩渺而一色,繁星顆顆,眨著神秘的眼,雪積蒙居高,星耀雪域闊。村屯寨落,它們靠什么來聯絡?如何遙控這些沉落雪野的星辰?我多思多愁了。民族團結是一條穿起蒙居民心的彩線,一抖雪落,一牽聲響。遙域遠邦,遙遠的不是距離,切近的是民心。我安吾所,他樂其域。
           天下每一屯都在祖國的懷抱,雪域散落如珠的雪屋,正沉浸在域邦版圖的溫暖里。我呵出一口白花花的汽,仿佛就到了那些雪屋的脊上,遙遠和切近,有時候難以辨清。
           雪屋才是真正的寒舍,是稀世的,曠世的,又是仿若曾見的,如白馬滯停,似白兔覓食,若神龜靜臥,更像一朵朵巨大的蘑菇在緩緩長大……如果不去費腦子,那就當作肥大的白云,在做慢鏡頭的舒和卷,讓我曼妙的思緒輕輕放上去,輕躍曼舞吧。雪域的美,在于讓我可以有在一張碩大的白箋上起筆涂鴉的美妙。雪白得煊,也香得盈。想起沈從文的話,“河南的云一片黃,抓一把下來似乎就可以作窩窩頭”。(《云南看云》)他說那是糧色的反光??茽柷哐┯虻难?,我想收卷在手中,帶回去作畫紙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 二
           抵達通遼城邊,瑞雪飛揚,迎我們以繁花,但我們只能把目光深情地投給這座科爾沁南端的英雄之城,林立的高樓,錯落的樓舍布局,大雪正為之涂色,蒼茫里,城市就像眨著朦朧的眼,注視著我們這些冒雪采風雪域的客人?!蔼q抱琵琶半遮面”,有時我們是急于揭開那襲面紗的,而此時,朦朧成為一種別樣的美,此時此境,恰到好處。就像她在對岸,我在彼湄,所謂伊人,隔水一方,想把手捧成喇叭狀,遙呼其名,哪知這是雪域,天遼地遠,我只能以心相許了。哦,雪域有溫暖,借一派紛雪,給通遼披上暖紗輕被。
           突然,我生出何時住在你的朦朧里的想法。這時我便生出嫌棄乘車的情緒,最好是騎一匹馬,肩頭斜搭一個袋子,慢悠悠地深入這雪域。我全然不顧腿腳的功夫了。這些想法產生于這個時代,不同于堂吉訶德,我穿越到以前,完全是想放縱身在雪域,獲得情緒的馳越。顯然,我把自己當作了一粒種子,想在雪域里發芽。
           秋色里我曾逗留在代欽塔拉之外的那片萬畝楓林,拍照,抱楓,摘葉,跳躍與樹比高,似乎在霎那間,將那些不遠的畫面雪封了起來,莫不是嫌我那些照片過時了,邀我沖進雪域雪樹的空曠里?
           斑斕謝幕,另一種繽紛上演。雪團聚在楓樹之巔,飽滿得就像在發酵一個大餑餑(膠東稱饅頭),我下意識地掏掏衣兜,想尋幾枚紅棗,給大餑餑點上一點紅。又怕足夠遠,掉落雪域,如沉海,我哪里去尋!曾經的一團團火,紅楓燃燒;如今是一團團云,楓披柔雪。把一座座童話小屋,蓋在了雪域。有人告訴我,這篇雪域楓林有六萬畝,我當成耳旁風,為什么要去計算它的面積呢?我的思緒早就沖破了六萬畝的限制,飛向飄雪的天際。代欽塔拉的東邊就是吉林的白城,在蒙語里,白城叫“查干浩特”,查干是白,浩特是城。這白色,是否就是因為代欽塔拉的白洇漶而致?圣潔,就像一襲哈達,雙手端起,哈達飄飛,白色的精靈,就會沿途涂染。而在秋色里,這飛紅濃顏又是白城的夕陽,專情地做著白城的燦爛背景。
           停車,登上山坡。我有了雪域懷古的沖動。腳插在雪里,讓我不能自拔吧。
           遙望代欽塔拉蘇木,雪突然撩開了一線空隙,讓我睹見了那座圖什業圖親王府的輪廓。那里是孝莊文皇后的故鄉,是按照北京故宮的形制而修建的龐大王府建筑群,距今已有370多年的歷史。就像雪域西藏,修筑在瑪布日山,瑪布日山則名喧;圖什業圖親王府處于代欽塔拉,雪域深處有了珠璣般的輝煌。不同的是,布達拉宮依然是藏佛徒朝覲的圣地,而圖什業圖親王府則成了游客走進雪域旅游的勝地。中華民族歷史發展的線路,從來不會刻板,多元的文化,讓歷史越發繽紛起來。據說,看代欽塔拉,應該冬看雪色秋睹紅。我屬于幸運的人,秋冬之色皆攬入懷中。不是朔風令我裹緊了大衣,而是雪域冬景太飽滿,不能不好好收攏。
           雪域,是一個氣勢磅礴的形容詞。雪成為一種形容,也只有是北國才賦予了廣袤豐美的意義。把一切納入雪的懷,泠洌浸淬著萬物的靈魂。
           有時候觀景沉浸其中,不想自拔,有時候詩興不約而至。一色的白,就像擺在我眼前的一張箋紙,哪能不留墨。
           冷域開懷縱雪飛,覆紅殺綠暫時歸。
           我開天地藐花圃,只待華箋畫翠微。
           轉過冬天,雪域把時空還給草原,如此跌宕,留給我們的都是無盡美好的遐思奇想。美,在天地顏色之變的空隙里,讓我們捕捉到,此時我愿飛鴻印雪,在雪域留一抹印痕,雪融詩句,沉在這片厚土里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 三
           我生活在膠東半島,我的城市有雪也有湖。而雪域的湖,卻是一個驚艷的存在。
           翰嘎利湖,就像上天特意把一塊碧玉鑲在科右中旗上,秋天里,我能找到那條霍林河的影子,忽閃忽閃的,此時,茫茫的雪,歸隱了它的身段。湖是在雪域里找到一個孔,張著口,喘著氣,四周的雪吻著湖,卻被湖一口吞下。
           雪和湖,于是有了冬季的語言。雪的生命屬于水,我投懷送抱,愿被湖咽下。湖的口渴了,融雪潤喉,湖在準備唱一首“草原春歌”。湖光雪影,在這浪漫之地,有了愛情的交融。我必須相信,在淺淺的時光里,有愛,一定能找到寄托愛的地方。
           湖,你不肯寂寞,要在雪域綻開一朵藍色的花。雪,覆蓋了廣袤的草原,湖懂得你需要喘息,所以才打開一個缺口。所謂“天作之合”,便是如此吧。
           我更相信人與人之間,就像這湖與雪,可以相融相近。
           想起汪曾祺寫昆明的翠湖,也是無法盡意,他說,“說某某湖是某某城的眼睛,這是一個俗得不能再俗的比喻了。然而說到翠湖,這個比喻還是躲不開的”。(《翠湖心影》)我想躲開,可一回首,湖光又追上了我的眼睛,兩目相碰,躲不過去的。
           在突泉境內。前往科爾沁,我行程前微信咨詢過在哈日哈達的蒙民“謝銀莊”朋友,那段穿雪的路是不是好走。他說,路如跆拳道黑帶,亮著呢。就是突泉一帶,雪都爬在山上,最好趕來看看。
           這是他的邀請函。他代表科爾沁的雪,盛情相邀。
           每次走到突泉的山邊,都是夕陽相伴相隨。這次不一樣了,仿佛夕陽多了一份矜持,是靜止的,是懸掛在雪山之巔的,剛剛擦著山尖兒,如親如吻。
           山,本來就不是嵯峨嶙峋,圓乎乎的,早把性子磨圓了,可能是為了“涂雪”吧。但雪在山坡似乎被風弄得亂了陣腳,成一溜溜,給山掛上了瀑布,瀑布的說法并不合適,應該是“雪瀑”,這是奇觀。不見濺珠飛玉,都很安分。像我這樣視覺難觀賞跟上動景的人,欣賞這幅畫沒問題。雪瀑形態各異,有的如白鷺攢集,靜默其間,并不欲飛。如一脈泉飛瀉時被凍住,仍有逶迤下瀉的動感,又并不安分了。古人觀瀑說“瀑布晴飛雪”,這是比喻,未見真雪瀑,還算好詩句,在這幅畫前,就不合適了。雪瀑驚了天下瀑布,哪敢到科爾沁的雪山一試飛流。宋代大畫家范寬曾畫《雪景寒林圖》,以蒼茫見功,未見筆下“雪瀑”,這雪靈動神似,如何畫得出!真羨慕那些被雪覆蓋蒙居里的嘎查人了,推門見山,眼前總有一幅雪瀑圖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 四
           趕往巴仁哲里木,住宿王布和,半夜,精研細磨的紛雪把相距百米的五智山打扮起來了,我的窗前也有一幅畫。
           原本青綠的山體,被粉一樣的雪涂了面,未勻,正好,我看到五智山在雪域閨房里涂粉抹脂的細節了。晨風來了,山抖了抖,山樹有意,震落紛雪,一會就涂勻了山。
           山巔的布和塔,來時還閃著金燦燦的光,此時,紛雪掛上去了,白色和黃色會勾兌出什么顏色呢?書上說是淺黃。并非如此,黃和白,在塔身上布滿了小點點,繡一塔的碎花,頗具琺瑯彩的美感。
           半山處的飛亭,翹角飛檐的紅,就像佛徒手中伸出的拂塵,卻不是趕走煩惱,而是舞動著雪。
           未見蜿蜒的山徑有人攀爬,雪要創作一幅五智山圖,游人知其意,不忍擾了雪的筆墨。
           雪山粉壁,萬籟俱寂,雪破紅塵,曠域向美。
           我突來興致,想為五智山圖配一個題頭詞——
           半山雪墨飛流泄,五智冬韻隨寒來。
           不怕冷,有屋暖如春。我想常駐雪域,待到春來我再回。并非我從未見過雪,而是何處的雪都不如,或晴來一陣,或駕云狂舞,地域之大,我可選各處的雪,大的做雪袍,小的當碎花。也給各處的雪來一個寫真集,可供一年卒讀。
           我愛曠渺。我家近海,觀海怡情,海盡留下無盡的想象,曠渺卻是讓我收住目光而轉型想象的一道指令。而在雪域,我可帶著想象走進去,不一樣的。
           一輩子,如果只是在方寸紙上爬行,神游八極,心馳萬仞,畢竟是紙上談兵,所以心總想著寄托在一雙腳上,可及天涯海角,甚至向往南極北極。并非心向極端,是喜歡神鶩其極,極地,極頂,多么誘人的境界。雪域有雪趣,更有與鴻蒙接近的境界。老了,我發現自己心之野一點也不收斂。
           原來我是喜歡雪域獨具的氣質。
           云浮瑤玉色,皓首碧穹巍。
           我一下子明白了“皓首窮經”的意境,對于年齡的意義了?!案F經”之意已遠離了實用,愿與經典一起老去而已。佛的“圓滿”在于完成了“渡己”,也有著俗世的意義,人生的圓滿,在于始終在可抵的風景里。佛修行打坐,在禪坐上;我投身雪域,打坐于雪景里。
           轉身,五百里燕山再回首,雪域經典,不枉走讀。我常常想,一部《西游記》,只是為了取一部經卷而歸?一行融入漫漫長途,紛繁陸離的西域,對于讀者而言,更重要些。能不能打開襟懷擁抱更大的風景,也會影響人生的格局。
           我相信,在雪域,雪可點燃激情。李商隱吟“長亭歲盡雪如波”,我唱“草原冬至雪似火”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 2024年2月12日原創首發江山文學
          

        共 4640 字 1 頁 首頁1
        轉到
        【編者按】懷才老師冬日從赤峰到巴仁哲里木600公里,向東,向北,再向西,就像射出一襲飄箭穿過大氣磅礴的科爾沁雪域,老師興奮不已。敖漢旗小米,四海聞名,低垂的谷穗此時在銀色里搖曳,有了雪域滋養,香徹千萬里。在賓館的早餐吃到正宗的敖漢旗小米粥,冒出一個新詞——雪域米邦,感受到的是中國人對土地的厚愛,對家國情懷的溫度?!坝蛎癫灰苑饨纭?,車子在行駛,此時雪域如天空,浩渺而一色,繁星顆顆,眨著神秘的眼,雪積蒙居高,星耀雪域闊。天下一屯都在祖國的懷抱,雪域散落如珠的雪屋,正沉浸在域邦版圖的溫暖里。雪白得煊,也香得盈,雪域的美讓老師收卷在手中,帶回去作畫紙。抵達通遼城邊,城市高樓林立,錯落有致,大雪紛飛,給這座城市蒙上朦朧的面紗,“猶抱琵琶半遮面”,老師在彼湄,隨即有了所謂伊人,隔水一方的朦朧之美。老師想住在這片朦朧里??v身在雪域,獲得情緒的馳越,把自己當作了一粒種子,在雪域里發芽。此時萬畝楓林斑斕謝幕,另一種繽紛上演,雪團聚在楓樹之巔,飽滿得就像在發酵一個大餑餑(饅頭),老師想尋幾枚紅棗,給大餑餑點上一點紅。停車,登上山坡,睹見距今370多年歷史的圖什業圖親王府,那里是孝莊文皇后的故鄉,一座多元文化的雪域旅游勝地。雪域冬景太飽滿,老師要在雪域留一抹印痕,把雪融成詩句,沉在這片厚土里。老師生活的膠東半島,有雪有胡,雪域的湖像是在雪域里的一個孔,湖光雪影、相融相近,老師說是“天作之合”。在突泉境內。前往科爾沁,朋友“謝銀莊”盛情相邀,一眼望去,突泉的雪山之巔夕陽懸掛,擦著山尖兒,如親如吻。山有了雪而圓乎乎的,老師說為了“涂雪”早把性子磨圓了。雪在山坡成一溜溜像是給山掛上了瀑布,老師稱為“雪瀑”。趕往巴仁哲里木,住宿王布和,相距百米的五智山被雪打扮,老師站在窗前欣賞:雪山粉壁,萬籟俱寂,雪破紅塵,曠域向美。此情此景,不禁吟詩一首:半山雪墨飛流泄,五智冬韻隨寒。云浮瑤玉色,皓首碧穹巍。老師投身雪域,打坐于雪景里,人生的激情被雪點燃,“草原冬至雪似火”,老師的襟懷比雪域更廣,人生的格局廣袤無垠。這篇雪域是懷才老師行走草原后又一大手筆,雪域雪景,讓老師思緒飛奔,多么驚人的想象力,多么優美的描寫令人沉醉,老師行文流暢自如,構思巧妙絕倫,虛實結合,意象豐滿,讓我們看到老師的意識與文字一起在草原的雪中翩翩起舞,老師內心熱情似火,表達真摯熱忱,給讀者帶來心靈的震撼,與歷史人文景觀結合,與傳統文化相融,老師對草原的解讀打開了新世界,欣然佩服老師的才情!感謝老師投稿東籬,問好老師筆健文風,創作辛苦了!【東籬編輯:欣然花開】【江山編輯部?精品推薦202402120005】

        大家來說說

        用戶名:  密碼:  
        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欣然花開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2 07:10:16
          每次去草原,懷才老師都會帶來很多絕美散文,欣然太佩服了,佩服老師深邃的思考,佩服老師無與倫比的才情,佩服老師廣袤無垠的想象,感嘆老師對草原的熱愛,老師的描寫情景交融,讓人感受雪中的草原也是那么有溫度。拜讀學習懷才老師大作,遙握問好老師,新年好,創作快樂,闔家幸福!
        隨心而有趣的人
        回復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懷才抱器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2 08:46:56
          謝謝欣然老師在新春歡樂的節日里還撥冗給懷才編輯小文,辛苦了,問候欣然老師春節好!每次去草原,收獲不一樣。新年的時候一往,所見總是在腦海中重現,不舍得這些所見被擱置,于是就描摹下來,以記行吧。欣然老師的三個“佩服”,讓懷才抱器誠惶誠恐起來,真希望如欣然老師的“佩服”那樣,筆力遒勁,懷才只能努力提高吧。熱愛草原,是我的感情,也是所有到過草原的人是情感,因為那種風景,在四時里都是不斷變化的,與人生的格局有著神似,所以愿投入期間,濡染自己。很期待欣然老師的佳作,問候春祺,祝你龍年大吉!
        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簡柔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2 13:04:05
          懷才老師捕捉自然的心特別敏慧,以心切入,以情滲進,呈現了雪中草原獨特的美感和特點,靈秀,大氣,如詩若畫,意境曠遠。
        回復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懷才抱器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2 13:19:02
          謝謝簡柔老師的美評。問候簡柔老師新春快樂。不敢說慧敏,只是這些風景刻印在腦海里,揮之不去,于是就記錄下來,留住詩意。雪域美景,干凈而純粹,有點不限制想象力。到大北方看雪,是一種別樣的享受,有機會去吧。雪域也等著你。遙握,問候春祺,期待簡柔老師的美文。
        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簡柔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2 15:24:45
          雪配上域——雪域,真動聽呀,又婉約又豪邁,又溫柔又鏗鏘,如美人配英雄。那個敖漢旗小米很誘人。草原的雪寵幸出敖漢旗小米無可替代的香,香了千萬年,想必是內斂而張揚的香氣,一定要嘗嘗。讀雪域,清爽撲人面。
        回復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懷才抱器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2 18:00:18
          謝謝簡柔老師的再度留墨。我也特別喜歡融入曠野無邊的雪域景色,雪域里,我就像一只鳥,一只不知名字的鳥兒,沒有什么目的,也無知雪域之大哪里有一棵樹讓我落足。冬天里的敖漢旗,都在雪下醞釀著金黃的味道,我們只能想象。簡柔老師的理解非常詩意,也是讀懂了八千年的香,的確是內斂而張揚的香氣,央視有一階段打廣告,就是敖漢旗小米,應該買下嘗嘗。雪域,加上風情,成雪域風情,真的是無與倫比的美。曾經看到簡柔老師一篇文章說想做個仗劍走天涯的女俠,我覺得應該去科爾沁。遙握,問候春祺,謹祝龍年大吉!
        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琳達如菊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2 17:01:07
          懷才老師這篇《雪域》,寫得大氣磅礴,動人心魄,給人一種震撼人心的美,讓人嘆為觀止!可以想象,當懷才老師身處茫茫雪域,目之所及,一片皓白,一定是心潮澎湃,激動莫名。懷才老師筆下的雪域,不只是大美的雪景,還有歷史故事和人文景觀,也有家國情懷和民族團結,立意高遠,呈現出遼闊曠遠的境界,想象豐富,審美獨特,構思絕妙,意境深遠,妙不可言,有詩情有畫意,有哲思有禪意,讓人回味無窮。拜讀學習,大贊特贊!祝懷才老師春節快樂!幸福安康!吉祥如意!
        回復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懷才抱器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2 18:08:02
          謝謝如菊老師的美評。你的大作已經收到。再祝你新春快樂。嘆為觀止,過獎了,謬贊了。我從未走進草原,一旦深入,我不肯放過。一路600公里,分神也不要緊,但可以讓我無邊遐想,恣肆狂放,感覺雪域容得下所有。有時候,我比較喜歡的是一路隨景的行走方式,相對于那些人為打造的風景,我覺得最曠達最原始的,不加修飾的風景,可以讓我思接很遠,如果懂得更多的歷史記載和古人的描寫,更能產生神游之感。大漠之趣,不能一下子悟出,只能當作一本書,慢慢品吧。遙握,問候春祺,龍年大吉!
        5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玫偉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9 17:50:27
          拜讀美文!老師文筆如花。大贊!學習了。
        回復5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懷才抱器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9 17:51:43
          謝謝玫偉老師的鼓勵。想起個題目,將所見組織一下。玫偉老師磨目了。很期待你的佳作。遙握,問候春祺。
        6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韓格拉圖        2024-02-23 07:43:25
          一旦叫了“雪域”,就和佛有了聯系,這是我個人的想法,域,何其遼闊博大???“雪域的教徒”這個提法令我拍案叫絕!看了老師的文,很受啟發,究竟怎樣寫,才能將雪域寫好,老師的布局、感悟、視角都給我很大啟發。從小就一直受到雪和雪域的震撼,但苦于寫不出內心的感受,老師的文章給我做了極好的示范,讓我似乎摸到一點頭緒。寫得真好,大贊!拜讀學習老師大作,祝元宵節快樂!
        帶著影子散步。
        回復6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懷才抱器        2024-02-23 07:47:59
          謝謝韓老師美評。有些日子的文章了,韓老師還磨目留墨啊,感動。對于雪和雪域,韓老師的接觸理解比我就多了,我只是去了內蒙古,對遼闊遼遠的雪景有了一些感觸。遙握,問候春祺,謹祝創豐。
        共 6 條 1 頁 首頁1
        轉到
        分享按鈕 激情综合色五月丁香六月亚洲_欧美一级a片在线观看_高清国产激情视频在线观看_a猛片手机在线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