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d id="vqhun"><track id="vqhun"></track></dd>

    2. <ruby id="vqhun"></ruby>

    3. <li id="vqhun"><tr id="vqhun"></tr></li>
      1. 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        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流年】長河(散文)

        精品 【流年】長河(散文)


        作者:江少賓 秀才,2579.22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502發表時間:2024-02-12 09:53:04

        天陰著,西北風冷颼颼的,洪水一樣灌進門。他從門縫里探出頭來,望天。他望天,是擔心雨雪。雨雪天,路上泥濘,他拄拐杖,走路,進山,都不方便。
           這是一間逼仄的堂屋。中堂上掛著一幅鐘馗圖,鐘馗圖下面蹲著一張單薄的方桌,桌面上的油漆已經剝落了。方桌上擱著一只暖水瓶,瓶膽外圍包著一圈篾片。暖水瓶周圍,擺著幾只喝水的玻璃杯子,有的豁了口,有的很久沒有動過了,里里外外都是灰。最顯眼的,是一只手掌大小的紫砂壺,壺身圓滾滾,上面橫著一枝修長的蘭花。堂屋右側連著一座冷鍋臺,鍋洞旁邊擺著一大三小四只籮筐。大籮筐里裝著山芋,另外三只小籮筐里,分別裝著雞蛋、掛面和十幾只粗糲的藍邊碗。堂屋左側是他的臥室,進門是一張平頭床,床上亂糟糟、黑漆漆的,被褥和衣服裹成一團。衣柜是最豪華的家具了,漆色幽暗,柜門上浮著兩小面木雕。木雕是喜鵲登梅,一面梅枝向左,一面梅枝向右,枝上隱約可見兩三片積雪。喜鵲肥肥的,拖著長長的尾羽,昂著頭,似乎在說,前面就是春天。
           他抄冷水洗臉,呼呼呼,響亮地擤鼻涕。一塊掉色的干毛巾掛在門后的繩子上,他伸過臉,潦草地擦了一把。
           穿上黑色的圓頭布鞋,扣好草綠色的軍大衣,系好毛茸茸的耳帽,背起舊褡褳,他將拐杖夾在腋下,在漸漸亮起來的天光里出門了。拐杖是一根圓木棍,手腕一樣粗細,安著一個龍頭形狀的把手。龍頭已經磨得圓圓滑滑,像一塊溫潤的老玉,裹著歲月的包漿。這是什么木頭呢?許多人打眼瞅過,瞅不出來,能打眼瞅出來的,是這根拐杖已經走過不少年頭。他倚重這根拐杖,也珍視這根拐杖,到哪兒都不離身。孩子想拿過來玩,他死活不松手,說,一根打狗棍,有什么好看的?狗還以為你要打它呢……
           他寄居的這座老街還不到一里長,百貨商店、早點鋪、郵電局、家電修理鋪、理發店、裁縫店、錄像廳、照相館……擠擠挨挨地排成兩列。臘月皇天,小街清寂,空蕩蕩的,黃葉漫卷。他拄著拐杖,微微傾著上半身,步幅很小,步履堅定。
           出門時天方破曉,歸來時薄暮冥冥,橘紅色的夕陽慢慢滑向長河,河水湯湯,紅綢子一樣蕩漾。長河,不長,也不寬,從小街身后緩緩流過,不緊不慢地匯入長江?!盎貋砝??”擦肩而過的鄰居照例詢問。他空茫地微笑著,點點頭,算是回應。漫長的枯寂歲月里,他成了一個不善言辭的人,嘴唇薄薄,抿著,臉緊繃繃的,像兩片瓦。
           幾十年了,長河岸邊的垂柳老態龍鐘,枝干大面積皸裂,中間腐出一個個空洞?;议xB在其間筑巢、孵蛋、育雛,不亦樂乎。都以為樹已經死了,其實,樹比人耐活。幾百年的古樹,在偏僻的鄉下,尤其是在那些曠遠的山坳里,我見過很多。當春風捎來雨水,老柳又爆出嫩芽,枝丫一夜泛青。沒有黃鸝。細雨中,一群白鷺拎著瘦長的小腳,優雅地低飛,像一團團積雪撲進長河。
           幾十年了,拐杖成了他的第三條腿。他帶著這條腿走路,也帶著這條腿討生活,風里來,雨里去。擇屋基,相墳山,泥墓,立碑,這是鄉下頂重要的幾件事。這幾件事都需要堪輿。這不是封建迷信,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規矩。
           他是方圓數里最受歡迎的堪輿師??拜泿?,牌樓人稱之為“相公”,就是看風水的師傅。
           他怎么就成了相公呢?不止一個東家問他,師出何門?師從何人?他總是微微一笑,諱莫如深。
           說來話長。一轉眼,幾十年過去了。知道原委的人,走的走,老的老,幾乎沒人再提了。
           他叫二祥,那些年,牌樓人管他叫“二少爺”。他父親是個老石匠,五短身材,一年四季,至少有三季打赤腳。長年累月的鍛打,老石匠的右胳膊明顯比左胳膊粗,硬邦邦的,像一塊渾圓的木頭。老話說,“世間三樣苦,打鐵撐船磨豆腐”。這三樣我都見過,確實苦,但這三樣都比石匠苦嗎?我不覺得。石匠是傳承時間最久的職業,在沒有機械設備的舊時代,開采石頭全靠手工,累,還不安全。留傳千古的碑文、精美絕倫的佛像,無不出自石匠之手。鬼斧神工的背后,是繁復的工藝,其苦自不待言。石匠風餐露宿,啞巴吃黃連,有苦沒處說。知道石匠苦的,或許,只有山間的松風和山巔的明月吧。
           老石匠一生只帶了六個徒弟,有的是同宗,有的是同族,有的是直系親戚。來拜師的后生很多,絕大多數是為了混一口飯吃。手藝人做工,哪怕是學徒,肚子總是能填飽的。但口腹之欲還是抵抗不了做工之苦,有些人還沒摸到邊呢,便從老石匠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。老石匠風風雨雨里辛苦了半生,心如明鏡,對那些半路離開甚至不辭而別的,既不生氣,也不計較?!八蛱鞗]來,今天沒來,你猜猜,水生明天來不來???”他一只手抱著二少爺,一只手拎著大鐵錘,自問自答似的說,“學手藝啊,除了慧根,也要緣分。緣分到了,自然會來;緣分沒到的,來了也會走……”二祥懵懵懂懂地聽著,津津有味地吃著蛇莓。巢山上蛇莓很多,但敢吃蛇莓的人不多,直接摘下來吃的人,更少。蛇吃的果子,人怎么能吃呢?有毒的。
           “蛇莓真的有毒嗎?”我不止一次問過父親。父親總是模棱兩可地說:“我們都沒吃過,那么些蛇莓,差不多被二少爺一個人吃光了?!?br />   老石匠四代單傳,對于二少爺這個膝下唯一的男丁,自然是百般疼愛。老石匠抱著他吃飯,摟著他睡覺,出門干活更要帶在身邊,須臾不離。石匠做的似乎都是粗活,但粗中有細,設計、打石、雕刻,每一道工序都來不得半點馬虎。老石匠像武師授徒一般,細細拆解一招一式,慢慢說給二少爺。他的心思明擺著,百年之后,二少爺得像他年少時一樣,接過老太爺傳下來的衣缽。木匠的斧子,石匠的錘子。老太爺用過的錘子,圖騰一樣掛在墻上,每一次抬頭,他心里都直敲小鼓。老話說,三歲看大,六歲看老。六歲的二少爺根本坐不住,一進山就成了脫韁的野馬,挖穿山甲,抓野雞,追野兔,直到汗流浹背,才氣喘吁吁地坐回老石匠身邊,有一搭沒一搭地,心不在焉地聽著。
           老石匠變著法子哄他,說盡了好話。
           又過了幾年。二少爺十歲,個頭已經趕上老石匠,依舊好動,三心二意,天一冷便賴在床上,磨蹭著,不愿意進山。獨自進山的老石匠垂著白蒼蒼的腦袋,經常一路走,一路唉聲嘆氣。陰雨天,不能進山,他便一個人窩在家里喝悶酒,喝完了,哀哀地哭。
           老石匠和我父親同齡,又是世親,逢年過節,我們兩家總要互相串門,哪家有了大事,對方都是坐首席的人。有一次,父親請老石匠喝酒,說:“表爺啊,凡事都要想開些,兒孫自有兒孫福。我們做長輩的,盡到責任就是了,你別把自己愁壞了。你看你這兩年,頭發都掉完了?!?br />   老石匠端起酒杯,一飲而盡,然后便抱著頭,長吁短嘆。
           “二少爺腦子靈光,不管找點什么事做做,隨他自己,只要肯吃苦,還愁沒有飯吃嘛?!蔽腋赣H給老石匠滿上一杯酒,又說。
           “老太爺的錘子還在墻上掛著,要是在我手上丟掉了,我就是死,也不能閉眼??!”老石匠忽然端起杯子,又是一飲而盡,接著說,“你要是我,你怎么搞?他不學,就讓他不學嗎?那還不翻天了!”
           父親有些尷尬,好半天之后才咳嗽了一聲,說:“吃菜,吃菜?!?br />   又過了幾年,二少爺十四歲,還是渾渾噩噩,驢唇不對馬嘴,連最基礎的打石也干不下來。有一次,老石匠一面喝酒一面罵:“老子前世作了什么孽哦,養了你這么一個不爭氣的東西。老子十四歲不到,就自己出來單干了……”
           當時,二少爺正蹲在門口的泡桐樹下喝稀飯,老石匠話音未落,便聽得門外哐當一聲,二少爺怒目圓睜,手里的碗砸在地上,已經摔得稀巴爛。
           戰爭一觸即發。
           日落時分才歸家的二少爺,以為事情已經過去了,他像往常一樣徑直走進廚房,揭開鍋蓋,正準備盛飯,忽見老石匠躥出耳房,手里拿著荊條,陰著臉,眼里幾乎噴出火來。他準備拔腿,已經遲了,老石匠攔在他面前,雙腿利索地向身后一鉤,大門吱呀一聲,合上了。
           二少爺無路可逃,他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了,索性站在老石匠面前,梗著脖子說:“你打啊,有本事就把我打死!”
           拇指粗細的荊條,沖著二少爺,雨點一樣砸下來。二祥媽心疼兒子,張開雙臂,攔在兒子面前,母雞一樣護著。老石匠氣不打一處來,他更加瘋狂地揮舞著荊條,一面揮舞一面惡狠狠地說:“看老子打不死你!看老子打不死你!”荊條不認人。二祥媽知道自己護不住了,兒子難逃一頓打,只好跺跺腳,狠狠心,挎著籃子,進了田疇。
           “你打吧,你打吧。你自己養的,你自己打死?!?br />   門開了,孤立無援的二少爺不僅沒有奪門而逃,反倒一聲不吭,驢拉磨一樣在室內轉圈。
           荊條打斷了。老石匠氣喘吁吁,一屁股跌坐在凳子上。
           恨鐵不成鋼。這一次,老石匠固然下了狠手,但他還是手下留情,二少爺的臉好好的,沒有一點傷。
           又過了幾年,東風吹來滿眼春,我父親承包了村里的輪窯廠,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。那是個朝氣蓬勃的年代,小伙子穿上了喇叭褲,媳婦們踩上了縫紉機。那也是個百廢待興的年代,老百姓的口袋漸漸鼓了起來,大家爭先恐后地,比賽似的蓋房子。磚瓦供不應求。開窯那幾天,廠里擠滿了搶購的老百姓,白天人聲鼎沸,夜晚燈火通明。生意最紅火的時候,廠里除了燒窯的師傅,還有十七個小工。父親吃住都在廠里,既當廠長,又做廚師,事必躬親。廚房就是一間很簡易的鐵皮棚子,中間壘著一座高高的土灶臺,灶臺上坐著兩口大鐵鍋。父親往鍋洞里塞干柴,幽藍色的火焰綢緞一樣抽上來,呼呼呼。鍋蓋上熱氣蒸騰,熱氣里米香翻滾。那么濃郁的米香,除了父親的窯廠,我在其他地方沒有聞到過。時候到了,揭開鍋蓋,潔白的大米在高溫下一粒粒脹開。那是我吃過的最美味的大鍋飯。我可以寡口吃,不要菜。
           二祥媽經常到廠里給我父親打下手,只干活,不要錢。她做的蘿卜絲燒肉很好吃,色香味俱全,用鍋盛上桌,十幾雙筷子便要在鍋里打架,一時間兵荒馬亂。一到飯點,二少爺就來了,蹲在鍋洞旁邊,頭插在碗里,豬拱食一樣呼啦呼啦,吃完抹抹嘴,碗一丟,掉頭就走。他怯火我父親。每次照面,我父親總是一言不發,沉著臉。
           “表爺啊,二少爺不學手藝,總要學著做一點事,難不成,你們還能喂他一輩子???”有一次,父親對老石匠這樣說。
           老石匠紅了臉,說:“我在一天,保他一天,沒其他法子想??偛荒芸此罨铕I死??!”
           “你們還是慣他。我說句你別介意的話,二少爺,硬是給你們慣壞了?!?br />   老石匠嘆了一口氣,說:“我曉得,要講壞,他已經壞盡了。打也打了,罵也罵了,怎么搞呢,我不曉得怎么搞?!?br />   “他日子還長呢,總要娶親。這樣游手好閑,東打油西打浪,哪個女的愿意跟他?”
           老石匠怔怔的,好半天之后才緩過神來,慢騰騰地說:“有福是他享,有禍是他擔。我現在巴不得早點死,眼不見為凈。一天熬到晚,一年熬到頭,你不曉得,熬得苦焦苦焦的?!?br />   “表爺,你哪能這樣想呢?就算不學手藝,這年頭,也餓不死人啊?!备赣H沉吟了片刻,接著說,“他可愿意到廠里來呢?只要他愿意來,隨便他做么事,我總不會虧了他?!?br />   “他一個是好吃懶做,另一個,他怯火你?!崩鲜惩腋赣H,說,“我估計,十有八九,他不肯來?!?br />   我父親不說話了。
           知子莫如父。二少爺果然不肯進廠,連二祥媽也沒有再來幫忙,路上碰到我父親,她總是閃到路邊,紅著臉,訕訕的。父親后悔自己說了重話,打人不打臉,二少爺就是再不堪,總歸是他們拉扯大的親生兒子啊。
           父親雖然后悔,但也沒有往深處想,抬頭不見低頭見,又是多年的老親,還能有什么解不開的疙瘩?!
           造化弄人。父親萬萬沒有想到,老石匠突遇飛來橫禍,撒手人寰。
           那一天,老石匠埋下的炸藥遲遲沒有爆炸,這也不是什么稀罕事,作為一個久經風霜的爆破手,他已經見怪不怪了。他像過去一樣往上爬,想看看炸藥為什么沒有爆炸,誰料他剛走近炮眼,炸藥就響了,他和亂石一起被炸上天,而后又摔下山。
           父親從窯廠急匆匆趕來,老石匠身上千瘡百孔,人也已奄奄一息了?!氨頎?,你睜一下眼!我是江友正!表爺,你睜一下眼!”父親跪在地上,把老石匠血糊糊的頭摟在懷里,貼著他的耳朵,喊。
           他的眼睛已經睜不開了。嘴里一直在漫血,噗,噗,像沸騰的氣泡,越來越多,越來越多,快把他的臉淹沒了。
           二少爺傻傻地站在他面前,久久地盯著,像盯著一個陌生人,一言不發。
           衛生所的唐醫生趕來了。他翻開老石匠的眼瞼,對二少爺說:“別愣著了。趕緊給你大換身衣服,準備后事吧!”
           “表爺,你有什么話,就對我說吧!”父親握著老石匠的手,哽咽著說。
           老石匠的呼吸越來越重,胸腔突然急劇起伏。父親知道他有話要說,趕忙低下頭。
           “二祥,我只能托你了。你無論如何,要想想法子,幫他討一門親……”

        共 8932 字 2 頁 首頁12
        轉到
        【編者按】長河,不止是牌樓日夜流淌的一條河,也是人生波瀾起伏的一條河。在牌樓,擇屋基,相墳山,泥墓,立碑,這些頂重要的幾件事,都需要堪輿。被人稱作“二少爺”的二祥,便是方圓數里最受歡迎的堪輿師。年少乃至成年的二祥,并未繼承他父親老石匠的衣缽,學的一門手藝,也未聽從“我”父親的勸導,低頭做事和娶妻成家,反而活成了四體不勤、五谷不分,飯來張口、衣來伸手,不懂人情事理、不思進取的一個人,以至于老石匠夫婦五十歲都不到皆撒手人寰。誰料,失蹤多年的二祥,居然化身為一位看透世事滄桑的堪輿師,不僅對人世毫無掛礙,甚而已不記得自己的過去、自己的名姓和出身,完全成了一個沖破欲望的枷鎖,在烈焰中度過苦厄的老人;一個看破無常的人世,和另一個自己秉燭夜談的相公;一個在長河邊坐而論道,和天地對話的哲人。作品以牌樓的發展變遷為背景,以二祥的人生遭際為主線,著意刻畫了一位鳳凰涅槃式的人物,也顯示了人物心靈的平靜坦然、通透達觀。一篇關乎時代長河與人生長河的文字,思想性、藝術性俱佳,流年傾力推薦共賞?!揪庉嫞核季w飛揚淡墨痕】【江山編輯部?精品推薦202402120006】

        大家來說說

        用戶名:  密碼:  
        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思緒飛揚淡墨痕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2 09:57:59
          別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;不見五陵豪杰墓,無花無酒鋤作田。唐寅《桃花庵歌》中如是說。然而文中的二少爺何嘗不是唐寅式的人???當我們將一切看穿,與他們一樣,收獲的一定是內心的富足與平寧。
        思緒飛揚淡墨痕
        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紛飛的雪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4 05:56:27
          品文品人、傾聽傾訴,流動的日子多一絲牽掛和思念。
           靈魂對晤、以心悟心,逝水的時光變得更豐盈和飽滿。
           善待別人的文字,用心品讀,認真品評,是品格和品位的彰顯!
           我們用真誠和溫暖編織起快樂舒心、優雅美麗的流年!
           恭喜,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學社團精華典藏!
           感謝賜稿流年,期待再次來稿,順祝創作愉快!
        只是女子,侍奉文字。
        共 2 條 1 頁 首頁1
        轉到
        分享按鈕 激情综合色五月丁香六月亚洲_欧美一级a片在线观看_高清国产激情视频在线观看_a猛片手机在线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