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d id="vqhun"><track id="vqhun"></track></dd>

    2. <ruby id="vqhun"></ruby>

    3. <li id="vqhun"><tr id="vqhun"></tr></li>
      1. 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        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丁香文學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丁香】洗禮

        編輯推薦 【丁香】洗禮


        作者:粱小岳 白丁,6.45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561發表時間:2024-02-13 12:48:22
        摘要:老師打了一個學生,家長找到學校來了。這一關怎么過!

        最近一段時間我看了很多日劇,大概因為如此,上蒼讓我當了一回日本人!
           酒過幾巡,我一直低眉順眼,竭力表現出誠懇的認罪狀。我站起來向家長敬酒時,雙手舉杯,生怕自己的杯口比對方高。壓低自己,認罪,臣服,就像小狗仰臥著向大狗暴露自己最薄弱的部位。
           我犯了錯,一個目前社會最敏感的錯——我打學生了,而且打出了血。在學校小會議室,學生的繼父(據說他在武漢一個城區專管醫患糾紛)擺擺手:“我不聽你的什么過程,你說老師打學生對不對?學生犯了錯打能解決問題嗎?”
           上個星期日,我值夜班,負責學生就寢秩序。某寢室里傳出很夸張的“啊——”我疾步趕去,發現是兩個八年級的學生在嬉鬧。當時我帶著一雙棉手套。我點了一個學生的頭,叱責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誰知那個學生毫不示弱:“怎么啦?你是老師你很厲害嗎?”我又用手點了他一下:“你干嚎什么?”“我們搞得好玩不可以呀?”我抓住他的衣領想把他拽到值班室去。他劇烈反抗,并口帶“老子”!我一時氣起,扇了他一耳光:“我的兒子都比你大,你在我的面前帶‘老子’?”他又罵了我一句。我對他不再客氣。我出手并不重,但事后知道他出了血。他的耳朵凍壞過,我的舉動使他的耳廓流了血。
           我找了一位老師,讓他找那學生談話,給我擺平。不久那位老師告訴我,沒事兒了,擺平了。第二天早飯時我和那學生的班主任打招呼,囑他抹平這件事。班主任說,這回可能有點麻煩,他的爸爸媽媽離婚了,他在單親家庭長大。
           昨天(星期二)晚飯后我去散步時,校長招手讓我過去,他說那學生的家長來學校找過他。我說我知錯了,今后一定注意。
           今天上午我正在上第四節課,一位老師來到教室門口,說陳副校長叫我立即到他的辦公室去。他關切地問我是不是犯什么事兒了。我布置學生做作業后匆忙趕去,陳校長正在行政四樓把頭探到窗外張望。陳校長說,學生家里來人了,你一會兒過去這么這么說,不要解釋,認個錯。不會有事的,有事我不會叫你來。
           學校小會議室里坐著三個陌生人。那四十歲左右的女子無疑是學生的媽媽,她的旁邊是一位五十多歲的白發男子,他的左手邊坐著一位五大三粗、一身短打扮的壯漢。那白發男子說自己是孩子的繼父。談話中他提出來四點要求:
           1.彭老師要認識錯誤,深刻檢查;
           2.要向家長、學生賠禮道歉;
           3.支付孩子的檢查費用、醫藥費以及營養費;
           4.學校必須嚴肅處理。
           尷尬窘迫中時間過得很快,不覺十二點半,校長“盛情”留他們吃飯。他們猶豫再三,半推半就接受了在酒席上解決問題。在學校前面的酒店里,陳校長親自點了好多菜,我雖然不知道價格,但絕對知道這些菜不便宜。單單那瓶十五年白云邊批發價就158元!
           “虧了!這次糾紛沒1000元下不了地!”我暗暗叫苦。
           這瓶酒終于分配下去了。我和那白發男子每人一大杯,其余都是小半杯或干脆喝茶。
           喝了酒一切就好說了。談怎樣教育孩子,談當前的社會風氣。那白發男子大概有點酒麻木,說自己很有本領……當他們知道我下學期可能教這個班的化學時很多話就更好說了。我要求家長把有關醫療單據交給班主任,我照付。
           酒席上我敬了兩位家長的酒,懇求他們原諒,也敬了兩位校長的酒。表示這件事給了我很大的教育,我一定深刻地接受教訓。(但我更心疼這次我的經濟損失?。?br />   酒后下樓時,我對校長說我明天來結賬吧!
           家長來學校時帶了車,那個壯漢是他們單位的司機。家長的車發動后校長釋了一口氣:“終于把這對瘟神送走了!”
           現在社會學生打不得,不像原來。教育學生要得法,出了事太麻煩了。分別時校長說“酒店的費用我已經結了,安心上班吧!”
           不想寫了,有些地方一筆帶過了。比如那媽媽說孩子去檢查了,沒查出什么大問題,但孩子說耳鳴。那媽媽說,她姊妹八個,家里要文有文要武有武。在學校談話中途她接了好幾個電話,她囑咐別人不用來了,問題正在解決……
           順便還講一件事。大約是十年前,有個街坊向我求教:我的孩子被老師打了,我應不應該去學校,去了該怎么說?他說,他的兒子在灄口讀高中,有天晚自習后和幾個同學坐在學校的圍墻上聊天,一位老師看見了,吼他們下來。那個老師又沒教他們,那幾個學生很抵觸,罵了那個老師,“那個老師跑過去就打了我的兒子一巴掌,但我的兒子說不是他罵的!現在他躺在學校宿舍里不去上課……”我給他的建議是,你可以去學校,但并不是去打架,也不用讓學校太為難,只是讓學校、老師知道你的兒子不是他們可以隨便打的。
           如今這兩位家長是不是也如此做派?
           以上寫的好像有點不正經。我保證:今后一定不打學生,特別是不是我教的學生。
          

        共 1875 字 1 頁 首頁1
        轉到
        【編者按】細讀全文,一個老師打學生顯然不對,但做為家長也要體諒老師的苦衷,“我犯了錯,一個目前社會最敏感的錯——我打學生了,而且打出了血。在學校小會議室,學生的繼父(據說他在武漢一個城區專管醫患糾紛)擺擺手:“我不聽你的什么過程,你說老師打學生對不對?學生犯了錯打能解決問題嗎?””老師已認識自己錯了,這就對了,引以為戒?!皩擂尉狡戎袝r間過得很快,不覺十二點半,校長“盛情”留他們吃飯。他們猶豫再三,半推半就接受了在酒席上解決問題。在學校前面的酒店里,陳校長親自點了好多菜,我雖然不知道價格,但絕對知道這些菜不便宜。單單那瓶十五年白云邊批發價就158元!”“酒席上我敬了兩位家長的酒,懇求他們原諒,也敬了兩位校長的酒。表示這件事給了我很大的教育,我一定深刻地接受教訓。(但我更心疼這次我的經濟損失!”作者寫的多么好呀?發自內心的感慨,無不打動人心。作者最后還講述了自己兒子被打等等,文章收尾也好.“以上寫的好像有點不正經。我保證:今后一定不打學生,特別是不是我教的學生?!比木o貼主題,語言樸實,畫面感強。好文推薦,欣賞閱讀?!径∠憔庉?閏土】

        大家來說說

        用戶名:  密碼:  
        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閏土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3 12:52:18
          老師打學生顯然不對,但老師認識了錯誤,并得到家長的理解,天大的好事。“以上寫的好像有點不正經。我保證:今后一定不打學生,特別是不是我教的學生。”他也認識不對,做了表態。
        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閏土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3 12:56:35
          全文寫作手法獨特,娓娓道來,感人肺腑。“酒席上我敬了兩位家長的酒,懇求他們原諒,也敬了兩位校長的酒。表示這件事給了我很大的教育,我一定深刻地接受教訓。(但我更心疼這次我的經濟損失?。?rdquo;接地氣的寫法,回味無窮。
        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晚秋楓葉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4 06:40:05
          感謝梁老師分享佳作。老師不得打學生,一定控制住自己!現實很殘酷,不留神就攤上麻煩了!
        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
        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晚秋楓葉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4 06:41:51
          閏土社長傾情編輯,辛苦了!敬茶問好。
        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
        5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張若俞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4 06:46:27
          學生違校規該管,學生馬老師該打,老師打學生該罰。那如何平衡這些關系呢?沖動是魔鬼。誰沖動誰活該!首先管教學生是老師的職責,但打,是簡單粗暴是愚蠢是沒素質。你可以報學校處理,請家長,甚至開除都可以。即不難有理,難于沒有章法。
        6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張若俞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4 06:49:05
          謝謝社長閏土老師的精彩編按和熱情推薦,辛苦了!
        7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為文學打工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4 16:11:06
          當今老師、學校、家長和學生的關系變得越來越微妙,矛盾的激化已經影響到教學,甚至危害到社會。謝謝作者的文章,讓我們對教師有了更深刻的了解。
        8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金剛指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6 12:33:41
          一篇文章揭示一張社會現狀,而這種現狀又無法得到上層建筑的重視的時候,我們的思維就得打滑,憑空把一個教育問題提升到教和育的高度,無限的延伸其外沿,內涵就不那么重要了。所以筆者說,我保證:今后一定不打學生,特別是不是我教的學生。
        9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金剛指        2024-02-16 12:36:40
          弓長塵彌,看來你不是老師。開除學生,那是笑話,人家是九年義務教育者,誰敢?
        10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扶風王宗合        2024-02-21 05:22:47
          難怪有一次,某君去因事去一小學,歸來后說,有幾個小學生上體育課期間,不跟大家一起打球、做操,躺在水泥地板上滾圈圈,身上沾滿土塵,他對老師說,你咋不管(教)他們,老師說,“你敢把他們提起抖一下說一下嗎?我才不惹那麻煩呢!”我聽到這,一下子想起來,我說其中一個學生不正是我當年一塊上小學的某人(現60歲)孫子嗎?當年某人,的叔父教書,動不動就對某人不認真學習(當時15歲)大打出手(當然有分寸的),而對其他學生犯錯相對較松,就這有不少家長學生提意見,以至反映到校長跟前,說其叔父教育學生不公平,心偏?唉,一說起來就話長了…
        共 10 條 1 頁 首頁1
        轉到
        分享按鈕 激情综合色五月丁香六月亚洲_欧美一级a片在线观看_高清国产激情视频在线观看_a猛片手机在线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