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-原創(chuàng  )小說(shuō)-優(yōu)秀文學(xué)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首頁(yè) >> 秋月菊韻 >> 短篇 >> 傳奇小說(shuō) >> 【菊韻】斗浪(小說(shuō))

絕品 【菊韻】斗浪(小說(shuō))


作者:山狼海賊 布衣,100.1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無(wú)破壞:無(wú) 閱讀:4990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3-03 10:19:40

【菊韻】斗浪(小說(shuō)) 一九四二年,大連的冬天異常寒冷。一進(jìn)臘月,年味漸漸濃了起來(lái)。黑石礁下屯的大街小巷,磨面蒸年糕的,購置年貨的,請福字貼春聯(lián)的,到處是勞作一年的人們充滿(mǎn)期望的笑臉。連打個(gè)招呼,擺擺手,都顯得比平日里格外熱情一些。陰冷的天空,飄起零星的雪花,一片片飄落在房頂上,枯樹(shù)的枝干上??罩胁粫r(shí)傳來(lái)二踢腳炸裂的聲響。鞭炮的紙屑伴著(zhù)飄落的雪花,落了一地。一時(shí)間,到處都是花,樹(shù)上是白色的花,地上的花五彩斑斕。
   西海頭紅海底的林家小鋪里,永連和后屯的鄭二缽子,就著(zhù)一捧花生,喝悶酒閑聊。冬季到了,不能天天出海,漁民們輕閑許多。
   清閑歸清閑,心里想的還多是海上的事。此時(shí),倆人聊得最多的還是哪里出啥海貨了,誰(shuí)誰(shuí)掙了多少錢(qián)。
   “三哥,聽(tīng)說(shuō)豆腐砣子出海參了?!?br />   鄭二缽子頓了頓,抬頭瞅瞅永連。見(jiàn)沒(méi)啥反應,又抿口酒,接著(zhù)說(shuō),“小平島老朱家哥倆,前天用耙拉網(wǎng)一潮撈了二百多斤海參?!彼皇锹?tīng)說(shuō)人家撈了不少,便故意往多里說(shuō),好引起永連的注意。
   “人家過(guò)年,不愁嘍!”鄭二缽子拉長(cháng)了聲音,羨慕地感嘆道。
   其實(shí)永連的心早已像燒開(kāi)的水翻騰不已。半晌,他似乎漫不經(jīng)心地回應:“就這倒霉的天兒,冷得邪乎,拔網(wǎng)還不凍掉手指頭?”
   按說(shuō)幾十年風(fēng)里來(lái),浪里去,大連沿海從付家莊到小平島海域,哪里出啥海貨,都在永連心里裝著(zhù)呢。河口豆腐砣子外礓印子邊上,是一片細沙底,是出海參的窩子。那里的海參個(gè)大皮厚,長(cháng)著(zhù)不規則的六排刺,個(gè)頭上肥得像小豬羔子,發(fā)好了,咬一口艮啾啾的,堪稱(chēng)參中極品。海參是什么?那可是海里頭長(cháng)著(zhù)的軟體黃金啊,值錢(qián)著(zhù)呢。
  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,打魚(yú)人家吃魚(yú)吃蝦,就是不舍得吃黃金。永連每年入冬前后,都會(huì )到這里捕撈海參,鹽漬加工后賣(mài)給小販子,全家過(guò)年都指望這個(gè)錢(qián)。當然,再值錢(qián)自己還是要留點(diǎn),除夕晚上,一道“全家?!贝蟛吮夭豢缮?。漁民們講究這個(gè),圖個(gè)吉利。今年入冬老是鬧海,又趕上多年未見(jiàn)的極寒天氣,心里一直膽突突的,不敢去冒險。這一溜海邊的漁民冬天出海遭暴,丟了不少性命。
   今天,經(jīng)鄭二缽子一說(shuō),永連心里開(kāi)始打鼓。一大家子,五六張嘴,年到跟前了,好多東西還沒(méi)置備。他盤(pán)算起來(lái),過(guò)兩天,就是大潮汛,潮水落差大,海上只要不起風(fēng),趕上流水急時(shí)拉上幾網(wǎng),別說(shuō),指定能過(guò)個(gè)好年。
   永連盯著(zhù)鄭二缽子,問(wèn):“你能跟我去嗎,這天?”
   鄭寶喜是出海的好把式,身體壯實(shí),干起來(lái)活來(lái)不惜力氣,就是能吃。高粱米飯一頓能吃?xún)纱罄徸?,人送綽號“鄭二缽子?!?br />   “那當然,跟三哥去,管保能發(fā)個(gè)小財?!甭?tīng)永連問(wèn)自己,鄭二缽子滿(mǎn)臉?lè )殴?,躍躍欲試。
   第二天一大早,天剛放亮,永連吃完飯剛想拔腿往外走,媳婦兒像有預感似的,追著(zhù)趕著(zhù)把他拽回屋里,逼著(zhù)他在肥大的棉衣棉褲里套上羊皮褲子和羊皮馬甲。也不管永連嘟嘟囔囔,還硬往他懷里塞了一個(gè)剛出鍋的玉米面餅子。
   永連用手直撥拉,嫌媳婦婆婆媽媽啰嗦,“趕晌午就回了,又不是出去三天兩宿?!彼睦镏?,這套皮衣和這個(gè)大餅子,可派上大用場(chǎng)了。這是后話(huà)。當時(shí),穿著(zhù)鼓鼓囊囊的永連招呼伙計們把整理好的家什裝上船,便出發(fā)了。
   黑子蹲在船艙里抽著(zhù)煙,望著(zhù)風(fēng)平浪靜的海面,哼起小曲。他心里美著(zhù)哪,去年娶了孫家溝孫寡婦,今年就生個(gè)大胖小子,快四十的人,當爹了,能不高興嗎?二驢子在船頭整理流兜子,把網(wǎng)梗一圈一圈盤(pán)起來(lái),下網(wǎng)時(shí)順溜。永連掌握舵把子,稍顯興奮的鄭二缽子在旁與他閑聊?!叭?,你說(shuō)海參這東西咋這好呢?”
   “咋好?有勁?”永連故意逗他一句。
   鄭二缽子吃吃笑,“都說(shuō)山有山參,海有海參,確實(shí)大補呀!”
   “你是昨晚上吃完干大活了吧?”話(huà)音剛落,引起大伙一陣哄笑。說(shuō)話(huà)間,船到了河口豆腐砣子外礓印子邊上。
   永連瞇著(zhù)眼,卡對山影,確定位置。揮揮手:“差不多到地了,下網(wǎng)?!焙谧?,二驢子忙把耙拉網(wǎng)放下水。海面無(wú)風(fēng),無(wú)法使用篷帆,單靠搖櫓,很難拖動(dòng)網(wǎng)具。鄭二缽子見(jiàn)狀,上前把流兜子拋進(jìn)海里,借助東南流直奔四砣子。
   一頓飯工夫拔起網(wǎng)。好家伙,滿(mǎn)滿(mǎn)一網(wǎng)兜胖乎乎,閃著(zhù)光澤的海參,足有幾十斤。樂(lè )得大伙兒像撿到金元寶,合不攏嘴。顧不上擦把汗,一櫓一棹往回趕,準備再拉一網(wǎng)。
   到了地方,剛要下網(wǎng),突然,永連大喊一聲:“不好,變天了!”話(huà)音剛落,平靜的海面,驟然間被西北風(fēng)刮起一層波紋,耳邊響起嗚嗚的風(fēng)聲。抬頭向岸邊的七賢嶺望去,一團團烏云向海面撲來(lái),風(fēng)中裹夾細碎雪粒,撲打在臉上,喘不上氣來(lái)。船像被施了魔法,釘在原地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。
   “使勁兒劃!”永連急眼了敞開(kāi)嗓門(mén),大聲吆喝。
   鄭二缽子弓起身子,雙腳蹬在前艙擋板上,咬著(zhù)牙,臉上肌肉都扭曲成一堆,脖子上的青筋暴突,拼力劃棹。不大一會(huì )兒,起浪了,船在浪里一拱一拱,卻紋絲不動(dòng)。黑子拿起潮撮子,二驢子拿起晃板,一左一右,奮力劃水。
   風(fēng)更猛了,永連大喊:“快拋錨!”憑經(jīng)驗,只能用錨齒掛住海底,阻止船倒退,剎風(fēng)了再說(shuō)。
   二驢子蹦到船頭,急三火四地把錨扔進(jìn)海里,差點(diǎn)把自己帶進(jìn)去。
   船卻還在倒退,永連暗驚:“壞了,錨托了!”托了就是纜太短,水太深,錨齒掛不住海底,被海水托在中間。
   二驢子把錨拔上來(lái),臉色煞白,眼睛露出緊張的神色。這瞬間的眼神變化,被永連捕捉到了。他力勸自己冷靜,不能慌神。他邊搖櫓,邊觀(guān)察大海的四周。
   藍色的大海已被雪片染成白色,看不到邊際。強勁的西北風(fēng)吹得海面起了一層霧狀飛沫,白茫茫的。起海浩了。當他的目光轉向身后的三砣子時(shí),心里有了主意,決定冒險一試。三砣子北坡有一塊百十來(lái)米長(cháng)的鵝卵石沙灘,可??看?。每年五一前后,春鲅魚(yú)追捕晴天爛(鲅魚(yú)食),遇到東流水逼迫,鲅魚(yú)食無(wú)處逃竄,便會(huì )在這里搶灘。沙灘上,裸露的礁石縫里,聚滿(mǎn)了魚(yú),白花花的一層。
   多時(shí),鲅魚(yú)食厚得沒(méi)過(guò)腳脖子。幾十條船一字排開(kāi),用抄網(wǎng)捕撈,個(gè)個(gè)滿(mǎn)載而歸。三砣子位于二砣子東側,兩座砣子之間,水道狹窄,流急水深。幽深的水下,像時(shí)刻潛藏著(zhù)吃人的怪獸,漁民一般不輕易到此捕撈作業(yè)。
   有一線(xiàn)生的希望也要抓??!想到這里,永連忙指揮大伙,掉轉船頭,到三砣子搶灘!他果斷下了決心。永連搖著(zhù)櫓,側過(guò)身慢慢把船向左摟過(guò)來(lái),霎時(shí),船像射出的箭,憑借風(fēng)力,幾百米的距離,眨眼功夫就到了三砣子岸邊。
   黑子拿著(zhù)錨,做好跳船的準備。誰(shuí)知,正值退潮,一塊暗礁半陰半陽(yáng)趴在水下面,只聽(tīng)“咚”一聲悶響,船幫撞到暗礁上,船身猛地一下橫過(guò)來(lái),順著(zhù)暗礁邊緣滑向全船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兩砣子之間的水道。黑子被突如其來(lái)的撞擊,重重地晃倒在趕樘上,半個(gè)身子撲進(jìn)海里。鄭二缽子正在前艙劃棹,說(shuō)時(shí)遲,那時(shí)快,一個(gè)側撲,抓住黑子的破棉襖,生生給黑子拽回艙里。別說(shuō)大伙,就是出海幾十年的永連也嚇出一身冷汗。令人不寒而栗的水道正陰險地等待著(zhù),等待吞沒(méi)這幾條硬漢。
   永連急忙扳住船舵,穩定航向,帆船順著(zhù)開(kāi)鍋似的東南流,漂向外海,終于掙脫了吃人的怪獸?;仡^望望漸漸遠去的七賢嶺的輪廓,漸漸變成黑點(diǎn)的砣子,大伙一聲不吭,緊張的目光一起投向永連。強勁的西北風(fēng)卷著(zhù)鋪天蓋地的大雪,像從天上倒下來(lái)似的,打著(zhù)轉落在身上??謶窒裱矍暗睦?,哐啷哐啷扣到所有人心頭,每個(gè)人臉上由惶恐不安到漸漸絕望。
   永連用冷峻的目光掃視一眼大伙兒,心里卻在翻騰:人在,就是完整的家,就會(huì )有家的溫暖。這些跟自己出海打拼多年的伙計們,哪個(gè)人的家不是老婆孩子熱炕頭?我要回家!他們一個(gè)不落也必須回家!永連的大腦在飛速的旋轉。
   他知道他此刻的角色,他是大家的主心骨,生死關(guān)頭,他要當機立斷拿出主意,穩住大伙的心,一起賭一把,拿命賭命。
   “去財神礁!”永連的聲音低沉有力。這是唯一的選擇,也是最后一搏。他讓二驢子把放在后艙夾層里的羅盤(pán)找出來(lái),擦凈表面上的霧氣,方向定在180度,幾乎正南。又把桅桿立起來(lái),篷帆升到一半,借助風(fēng)勢,向財神礁急駛。
   財神礁距黑石礁岸邊大約30海哩。是座有燈塔而無(wú)人值守的礁石。那里“無(wú)風(fēng)三尺浪,有風(fēng)浪淘天?!庇肋B讓大伙提前做好準備,錨抓財神礁。永連看看灰蒙蒙的天,估摸著(zhù)下午三四點(diǎn)鐘了。風(fēng)更緊了,刮得帆繩發(fā)出嗚嗚刺耳的聲音。船頭濺起的浪花,飄落在船上,結成錚亮的一層冰。
   突然,二驢子驚叫起來(lái):“三叔,船漏水了!”這一聲喊,炸雷似的,震得頭皮發(fā)麻。
   原來(lái),船在三砣子搶灘時(shí),船幫被暗礁剮蹭掉船底連接處半尺左右的灰捻子,海水正順著(zhù)筷子長(cháng)短的縫隙往艙里涌進(jìn)。
   永連低頭一看,嚇得渾身不由自主地哆嗦一下。船到江心補漏遲??!闖海人最忌諱這個(gè),何況在這個(gè)風(fēng)高浪急、命懸一線(xiàn)的危險時(shí)刻。他轉過(guò)身一把薅住身旁鄭二缽子的破棉襖,一用力,撕開(kāi)一塊補丁,順手掏出一團棉花扔給二驢子。
   “快堵!快!”急促的喊聲都岔了音。二驢子接過(guò)棉團,拱在船艙里,用刀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往縫隙里擠壓棉花。
   忙乎好一陣功夫,總算把漏水處封堵住了。艙里的水己漫過(guò)腳踝,黑子嚇蒙了,只顧低頭舀水,連好不容易捕撈上來(lái)的海參,都不知不覺(jué)扔出不少。兩個(gè)人的臉上掛滿(mǎn)汗珠,嘴里哈出的熱氣,像冒出的白煙,一團團消失在風(fēng)雪中。天色暗下來(lái),雪,仍漫無(wú)邊際的下著(zhù),下著(zhù)……
   船就像一只雪球向前起伏翻滾。漆黑的夜色漸漸吞沒(méi)了世界,什么也看不見(jiàn)。周?chē)藛鑶柩恃实娘L(fēng)聲,船頭劈浪的猛烈撞擊聲,還有雙手合十,跪在船艙里的鄭二缽子虔誠地祈禱聲:"海神娘娘保佑,海神娘娘……”以及頭磕在船幫上砰、砰聲,各種聲響匯在一起,聽(tīng)上別提有多么悲涼,心口窩像被撞出個(gè)窟窿,絕望的情緒咕嘟咕嘟往外直涌……忽然,永連看見(jiàn)遠處閃過(guò)一道燈光,又消失了。他以為看錯了,揉揉眼睛再細看,是燈光,絕對是燈光!“財神礁到了!”大伙兒一聽(tīng),齊刷刷站起來(lái),像看到救星,手腳動(dòng)作也變得麻利。
   轉眼間,船到了財神礁東南角。
   黑森森的財神礁魔鬼一般蹲在黑夜里,巨浪撞擊礁石,發(fā)出駭人的吼聲。浪涌忽高忽低,船碰到礁石上就會(huì )粉身碎骨,消失在海底深淵?!鞍彦^甩到礁上,抓??!”瞅準時(shí)機,永連喊道。
   可偏在這個(gè)節骨眼上,二驢子帶著(zhù)哭腔喊:“錨纜凍冰了,甩不出去!”盤(pán)在船頭的錨纜被海水和雪水澆透,早凍成繃硬的一團,無(wú)法打開(kāi)。
   永連的腦袋像挨了一棍子,轟的一下,心猛地提到嗓子眼。就在撞上礁石的一瞬間,他快速左轉舵,趁著(zhù)回浪,船“嗖”一下滑礁而過(guò),竟穿過(guò)開(kāi)花浪,重重跌入浪谷,又浮上來(lái)。再跌下去,再浮上來(lái)……
   幾個(gè)來(lái)回后,西北風(fēng)猛烈吹著(zhù)篷帆,船只像個(gè)小小的葫蘆瓢,急速飄向遠海。
   永連緊緊抱住船舵,手早已不聽(tīng)使喚。棉襖袖子凍得繃繃硬。
   船艙涌進(jìn)大量海水,大伙兒奮力往外舀。等到艙底水沒(méi)了,幾個(gè)人你傍著(zhù)我,我挨著(zhù)你,誰(shuí)也不說(shuō)話(huà),簇擁著(zhù)蹲在船艙里,一個(gè)個(gè)眼神暗淡無(wú)光,像摞在一起的人物雕塑。但絕望的神色重新回到每個(gè)人的臉上。
   永連看著(zhù)大伙,嘴角囁嚅幾下,卻沒(méi)發(fā)出聲響。
   二驢子看見(jiàn)永連瞅自己,眼淚刷的掉下來(lái),“三叔呀,我們是不是回不去了?——我,我還沒(méi)成親??!”
   揪心的哭腔,立馬引起黑子的傷感,也跟著(zhù)嗚嗚咽咽:“我兒子才3個(gè)月,我真想聽(tīng)他叫一聲爹再……”
   “別哭了!”永連終于吼道:“誰(shuí)也別說(shuō)喪氣的話(huà)!我們肯定能回去!”他不知道剛才這聲吼有多少分量,因為自己心里也沒(méi)有底,只不過(guò)想轉移幾個(gè)人的注意力,卻又不知接下再說(shuō)什么。
   鄭二缽子弓著(zhù)腰,兩只胳膊抱著(zhù)肚子,有氣無(wú)力地嘟囔:“你們倆聽(tīng)永連的,我要餓過(guò)去了,怕挺不住了?!?br />   永連這才記起揣在懷里的玉米面餅子,便立馬拿出來(lái)掰了兩下,掰成四塊,分給大伙,“二缽子說(shuō)餓,才想起來(lái),這臭記性?!彼猿暗卣f(shuō),“來(lái),一人吃幾口墊吧墊吧?!?br />   鄭二缽子第一個(gè)抓起餅子就往嘴里塞?;镉媯儚脑缙鸬浆F在,水米未盡,勞累和驚嚇讓他們忘記一切,看著(zhù)眼前黃燦燦的玉米面餅子時(shí),才感到饑渴難耐。干拉拉的餅子,他們幾個(gè)吃起來(lái)卻是那么香甜。
   永連剛想往嘴里填,看鄭二缽子三口兩口將手里的餅子吃完,就遞給他,“我不大餓,你吃了吧?!?br />   鄭二缽子眼圈瞬間紅了,他使勁晃著(zhù)頭,嘴里說(shuō)著(zhù):“三哥我不吃了我不吃了”,手卻不聽(tīng)使喚似的伸過(guò)來(lái)一把抓走餅子,塞進(jìn)嘴里。
   三個(gè)人眨眼功夫,把餅子囫圇吞棗咽到肚子里,連點(diǎn)碴都沒(méi)剩。一人一塊,肚子里宛如掉個(gè)棗,但這棗卻像強心劑,吃完了以后,每人眼里都現出了光澤,現出了對生的渴望和眷戀。
   鄭二缽子看到永連連續站立把舵一天一夜,身體有些支持不住,便對他說(shuō):“三哥,你歇會(huì )抽袋煙,我替你把會(huì )兒舵?!睉{心而論,鄭二缽子出海經(jīng)驗并不比永連差,只是沒(méi)跑過(guò)遠海,永連擔心他跑偏了航向。此時(shí)永連心里已有想法,接著(zhù)微弱的光,他調整羅盤(pán)航向,從正南往西南行駛,進(jìn)黃渤海水道,奔煙臺附近海岸搶灘。

共 8731 字 2 頁(yè) 首頁(yè)12
轉到頁(yè)
【編者按】寒冬臘月,大連海濱飄起雪花,好漢永連、鄭二缽子、黑子、二驢子等幾個(gè)人,為了過(guò)一個(gè)好年,出海捕撈海參,不想遭遇暴風(fēng)雪襲擊,頓時(shí),風(fēng)雨飄搖,命懸一線(xiàn)。在永連的帶領(lǐng)下,他們頑強的與大自然搏斗,先是去三砣子搶灘,險些船毀人亡;后去財神礁,卻又遭遇船體漏水、錨纜凍冰,怎么也靠不上岸…… 船艙涌進(jìn)大量海水,寒冷和饑餓襲來(lái),大家的精神幾乎崩潰,他們真真切切感覺(jué)到了死神在召喚,好在領(lǐng)頭人永連意志堅定,想盡辦法穩定大家情緒,下定決心一博,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……奮斗一夜,他們的體力消耗殆盡,意識模糊之際,“砰!砰!”幾聲槍聲,驚醒了他們,終于有了生的希望!原來(lái),他們海上“遭暴”后。船兒漂泊到了八路軍膠東根據地附近海面,這才得救。這篇小說(shuō),寫(xiě)得驚心動(dòng)魄,情節跌宕起伏,一波三折,故事性、可讀性很強;語(yǔ)言?xún)?yōu)美、流暢,很有畫(huà)面感;場(chǎng)景的烘托、人物的刻畫(huà)都非常到位;通篇小說(shuō),始終洋溢著(zhù)昂揚向上的精神風(fēng)貌,表現了中國人民勤勞勇敢堅毅樂(lè )觀(guān)的品格,是一篇難得的充滿(mǎn)正能量的佳作佳作。傾情推薦欣賞?!矩熅帲簶?lè )歌】【江山編輯部?精品推薦202403040006】【江山編輯部?絕品推薦20240611第0023號】

大家來(lái)說(shuō)說(shuō)

用戶(hù)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樂(lè )歌        2024-03-03 11:11:24
  這篇小說(shuō)故事情節跌宕起伏,一波三折,扣人心弦,特別是場(chǎng)景的烘托,人物的刻畫(huà),故事的敘述,非常有特點(diǎn),顯示了作者超強的文字功底和駕馭全局的能力,佳作,推薦欣賞。
人生不只有眼前的茍且,還有詩(shī)和遠方。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黃金山        2024-03-03 17:38:17
  精彩美文。學(xué)習點(diǎn)贊。
活到老學(xué)到老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黃金山        2024-03-03 17:38:22
  精彩美文。學(xué)習點(diǎn)贊。
活到老學(xué)到老
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粗人        2024-03-04 18:50:54
  太精彩了!
5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江山絕品評議組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1 19:40:06
  冷靜又激蕩的敘事,讓命運之艱難迅速向讀者內心擴散。海與漁民的生活、命運息息相關(guān),其變化無(wú)常與苦難教會(huì )了漁家人勇敢堅韌,從不退縮的人生哲理。其隱在文字背后的精神內涵,是漁民心中颯颯作響的旗幟。推薦絕品。
共 5 條 1 頁(yè) 首頁(yè)1
轉到頁(yè)
分享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