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-原創(chuàng  )小說(shuō)-優(yōu)秀文學(xué)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首頁(yè)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流年】扎根的紙花(散文)

絕品 【流年】扎根的紙花(散文)


作者:指尖 舉人,4187.4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無(wú)破壞:無(wú) 閱讀:1562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5-14 22:13:06

【流年】扎根的紙花(散文)
   天色漸沉,涼風(fēng)沿著(zhù)山脊停在暖村上空。坐街的人們都散了,只剩兩只土狗還磨磨蹭蹭等待天黑。一群烏鴉在廟院老柏跟飼養處柰子樹(shù)之間來(lái)回盤(pán)旋,好像在尋覓某樣不小心丟失的東西,它們呱呱的叫聲充滿(mǎn)焦急和慌張。我們小臉通紅,面面相覷,并沒(méi)有察覺(jué)涼風(fēng)正在掀翻我們的額發(fā),甚至對黑黢黢的飛行物都視而不見(jiàn),依舊深陷在懷疑的情緒當中。一群人的頭腦里,詭異地壞掉一根弦,無(wú)論如何努力彈撥,都想不起香珠到底擁有怎樣的眉眼、鼻子以及嘴唇,那張臉,仿佛被另外一股強勁的大風(fēng)帶到天邊,成為天空和云層的部分,隨著(zhù)夜色降下,越來(lái)越遠,越來(lái)越模糊。奇怪的是我們又能同時(shí)說(shuō)出他的某些特征,比如,他走路像楊樹(shù)一樣筆直,比如他喜歡穿藍色制服,戴一頂藍色帽子,在帽子跟衣領(lǐng)之間,有一截細白而硬挺的脖頸。
   掀翻我們短暫的人生閱歷,可以肯定,香珠從未成為過(guò)人們閑談的話(huà)題。每天,當人們下工回村,習慣性拄著(zhù)剛剛被河水浸泡過(guò)的镢頭,停在五道廟前吃煙說(shuō)笑,他總是悄無(wú)聲息穿過(guò)人群消失,并無(wú)人在意。似乎人們在有意無(wú)意間要將他掩藏起來(lái),像腰里那把銅鑰匙,用暖村的體溫藏好掖好,倘若不小心露出來(lái),他們也會(huì )巧妙地扯過(guò)其他東西覆蓋其上。如此精心維護的結果是,我們這群人,自覺(jué)掌握忘記他存在的本領(lǐng),像其他人一樣。
   可是今天下午,尚未到下工時(shí)辰,他的身影卻早早出現在閣洞里,閑坐的老人們起初不以為然,依舊在咳嗽和吃煙間拉著(zhù)話(huà)頭。等他馱著(zhù)光影一瘸一拐走近,月亮大爺瞪大眼睛,驚叫著(zhù)站起來(lái)。這是香珠第一次以主角的身份,出現在我們視野。他在欲走欲留的遲疑中,不得不拄著(zhù)镢柄停下來(lái),習慣低下頭,整張臉縮在帽舌的陰影里,低低回了一句話(huà)。月亮大爺伸出的手在空中晃悠了一圈,顯然夠不著(zhù)他的肩膀,最終只能落在他的胳膊上拍拍,快回去歇歇吧。所有人的目光緊緊黏附在香珠的身體上,看他踉踉蹌蹌越走越遠。香珠也到了成家的年齡了吧。月亮大爺像是自言自語(yǔ),又像是跟身邊的人拉呱,但這個(gè)話(huà)頭并沒(méi)有被誰(shuí)接起來(lái),它空落落地懸在空中。細皮嫩肉的,吃多少窩窩頭也長(cháng)不成暖村人五大三粗的樣兒啊。
   莫非他不是暖村人?我們瞪大眼睛,張開(kāi)耳朵,等著(zhù)月亮大爺接下來(lái)透露更多的信息。顯然我們要失望了。寂靜提前來(lái)臨,有人站起來(lái),扶著(zhù)墻活動(dòng)著(zhù)僵硬的腰腿,有人扯起身邊的拐杖,拍拍屁股上的黃土,佝著(zhù)身子朝南走。有人咳了一聲,背起手說(shuō),散了吧。不大工夫,五道廟前就剩下月亮大爺。殘陽(yáng)被云層構成閣洞的樣子,又小又模糊,我們不得不覷起眼睛,卻沒(méi)敢吱聲問(wèn)詢(xún)。
   關(guān)于香珠的秘密,像暖村這棵大樹(shù)上生長(cháng)著(zhù)的一枚果實(shí),長(cháng)久以來(lái)被密密麻麻的枝葉遮掩著(zhù),而現在,風(fēng)猛烈地搖擺著(zhù)樹(shù)身,果實(shí)漸漸露出它飽滿(mǎn)成熟的面目。接下來(lái)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里,我們努力把自己訓練成明亮的眼睛和支棱的耳朵,穿梭在閑言碎語(yǔ)匯成的巨大信息群中,并仔細收集著(zhù)關(guān)于香珠大小不一、忽隱忽現的碎片,最終連成一條完整的線(xiàn)索鏈。
  
   二
   十幾年前,“香珠”這個(gè)帶著(zhù)氣味和形狀,以及希冀和祝福的名字,提前被陰陽(yáng)先生用朱砂寫(xiě)在一張黃裱紙上。那個(gè)春天,香珠父母懷揣著(zhù)這個(gè)名字,站在小河口,等待著(zhù)他的到來(lái)。
   西北風(fēng)刮了十幾天,把溫河都刮瘦了,麻雀在河對岸的楊樹(shù)林枯干的枝條間跳躍,一群一伙,起起伏伏,嘰嘰喳喳。近午時(shí)分,上河傳來(lái)的馬鞭聲,點(diǎn)燃沉悶而拘謹的小河口。人群一陣騷動(dòng),忍不住翹首而望,直到大平車(chē)出現在溫河對岸,才露出笑意。在香珠即將到來(lái)的消息傳開(kāi)時(shí),人們就開(kāi)始一遍又一遍猜測他的樣貌,他的年齡。想象來(lái)自上海育嬰院的他,長(cháng)久生活在海邊,帶著(zhù)與暖村完全不同表情和習性。海是什么,幾十條溫河都不一定有海大。小腳婆姨們小心思泛濫,開(kāi)始羨慕那個(gè)即將擁有香珠的女人,就像她同時(shí)也會(huì )擁有大海一樣,就像她要成為暖村最富有的女人一樣,而全然忘卻,那個(gè)女人因不生養受到過(guò)她們怎么樣的排擠和奚落。
   騾子拉著(zhù)大平車(chē)進(jìn)入溫河,車(chē)身輕微顛簸,趕車(chē)人的馬鞭高高舉起,時(shí)刻準備向騾子發(fā)出指令。那是一段極其漫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,漫長(cháng)到人們只能從騾子一伸一揚的脖頸,水中慌亂的足步中,不停地吞咽著(zhù)唾沫,搓著(zhù)雙手。當騾子停下,并沒(méi)有一個(gè)小孩從車(chē)上站起來(lái)。趕車(chē)人身后的麻袋片上,人們看見(jiàn)一個(gè)又薄又細的身體。遠不如想象中的樣子,這個(gè)名叫香珠的男娃,像是從供銷(xiāo)社扯回的三尺布,不,是來(lái)自江浙的綢緞,輕飄、無(wú)骨、軟塌塌地從趕車(chē)人的臂膀傳到他父親的臂膀中。一個(gè)身體單薄,生命跡象微弱的四歲男孩,面色蒼白,緊閉雙眼,奄奄一息,以一種無(wú)法磨滅的形象定格在暖村人的眼中。
   那當然不是香珠在人世間的第一次亮相,對之前語(yǔ)焉不詳的生長(cháng)時(shí)間,暖村的人們,包括香珠的父母都是一片空白,所以按照祖上的慣例,他亮相的這天將被命名為塵世生日。此后余生,他只有一個(gè)出生地,那就是暖村小河口。香珠父母的意思,還想讓他的生命年齡從零開(kāi)始計,但一個(gè)四歲的孩子,說(shuō)他一歲,有點(diǎn)牽強,這事便不了了之。
   香珠的父親像捧著(zhù)星星般,小心翼翼走在回村的坡道上,香珠的母親不停地擦著(zhù)眼里的淚花,臉上帶著(zhù)激動(dòng)而滿(mǎn)足的笑意,緊緊靠著(zhù)他們。接下來(lái)的時(shí)間,香珠像一個(gè)不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,不會(huì )走路的影子娃娃,蜷縮在熱炕頭,睡了吃吃了睡。那個(gè)特別困難的年代,暖村人果腹的食物極其有限,但有人還是把家里最后半升米送來(lái),用可憐而愛(ài)惜的眼神拂過(guò)奄奄一息的香珠,甚至眼軟的婦女還抹了幾把眼淚,她們緊緊攥著(zhù)香珠媽的手,將自己有限的力量傳導出去。
   到冬天,香甜的米湯終于讓香珠站起來(lái)了,雖然瘦弱的身子隨時(shí)都有倒下的可能。他的眼睛又大又黑,媽喂飯的時(shí)候,就會(huì )浮出一層淚意。他很少說(shuō)話(huà),動(dòng)不動(dòng)就咬著(zhù)嘴唇,似乎要把即將說(shuō)出的話(huà)憋回去。直到有天早上醒來(lái),看到爹破天荒沒(méi)有早起,躺在自己身邊,肚子鼓脹,臉色鐵青,豆大的汗珠在前額涌滲。他忍不住焦急而悲傷地喊了一聲“baba”,這是一個(gè)有別于暖村人的稱(chēng)呼,這個(gè)稱(chēng)呼,讓炕上躺著(zhù)的爹驀地睜開(kāi)眼睛,虛弱地問(wèn),你叫我什么?“baba?!钡哪槸d攣地抽扯著(zhù),扯出一股比哭還難看的笑意。香珠,你要叫爹!香珠陌生的聲線(xiàn)短促地響起,爹。這聲呼喊,因為生疏,聽(tīng)起來(lái)極其別扭,但香珠并沒(méi)有覺(jué)得難為情,他又扭身向著(zhù)早已滿(mǎn)面淚水的媽喊,姆媽??簧系牡撊醯卣f(shuō),香珠,叫媽。媽。
   如今想來(lái),香珠的身心全部進(jìn)入暖村,應該是這個(gè)冬天早晨。外面天寒地凍,樹(shù)木枯干,一場(chǎng)雪正在蓄力而發(fā)。香珠抱著(zhù)爹,媽抱著(zhù)香珠,三個(gè)人在窯洞里哭作一團。后來(lái)大人們是這樣說(shuō)的:香珠爹媽每天吃糠咽菜,剝樹(shù)皮,吃草根,把僅有的糧食省下來(lái),給香珠吃。當時(shí),左右鄰村不停傳來(lái)有人因浮腫病而故去的消息。暖村也無(wú)法幸免,第一個(gè)得浮腫病的人,身體腫得像個(gè)吹起來(lái)的豬尿泡,在炕上鼓脹多日,最終撒手人寰。這更像是一個(gè)危險的信號,嚇壞了每個(gè)人,除去求神拜佛,人們動(dòng)用所有的聰明才智,漫山遍野找尋食物,用樹(shù)皮、草根、觀(guān)音土來(lái)果腹,努力讓自己活下去。香珠爹作為暖村第三個(gè)得病的人,顯然運氣還是不錯的,香珠將自己有限的菜粥分成三份,挽救著(zhù)這個(gè)新家,保持了它的完整性。
   俗話(huà)說(shuō),貴人語(yǔ)遲。暖村人更愿意相信,香珠就是貴人,是他喊出的那聲爹,挽救了他爹的一條命,并成功嚇退前來(lái)接應的牛頭馬面眾小鬼兒。事實(shí)也如此,他爹慢慢好起來(lái),雖然從此蒼老了許多,走路還需要拐杖加持,動(dòng)不動(dòng)就喘氣不勻,但只要活著(zhù),看著(zhù)香珠的臉色日漸紅潤,出去進(jìn)來(lái),幫媽砍柴,燒火,他爹就覺(jué)得這日子還是有盼頭的。
  
   三
   人們記憶中那個(gè)手臂間抱著(zhù)的病孩子,長(cháng)大后,除去皮膚白一些,余下跟旁人并無(wú)二致。他準確地掌握著(zhù)暖村語(yǔ)言,甚至民諺俚語(yǔ),還有罵人壞話(huà)等。在學(xué)堂,先生以方言授課,于他并無(wú)困難,下課后跟同學(xué)們玩各種游戲,不精通,但也不陌生,他就像一滴水,很快匯入溫河之中。但有一次,他媽說(shuō)漏了嘴,說(shuō)香珠夜里說(shuō)夢(mèng)話(huà),嘰里咕嚕的,每一句聽(tīng)不懂。莫不成是他原來(lái)的上??谝??后半截話(huà)雖然被說(shuō)話(huà)之人用手捂進(jìn)嘴里,但通過(guò)耳朵眼睛鼻孔甚至皮膚滲透出來(lái),在暖村重新傳播。人們便知道,無(wú)論香珠的生日改成哪一天,無(wú)論看起來(lái)他跟爹媽如何親近,他骨子里的一些東西也沒(méi)法修正。
   這時(shí)候發(fā)生了一次意外,看起來(lái)個(gè)子不高,且略顯虛弱的香珠,竟然動(dòng)手打人了,而且還打掉了對方的半顆門(mén)牙。他原比同年級的同學(xué)年長(cháng),所以很少有玩伴,但愛(ài)玩是所有娃娃的天性,香珠比他們大幾歲也是娃娃。課間休息時(shí)間,一群男娃比賽滾筲箍,別的男娃的筲箍和鐵棍上的鉤子,是他們的大哥或爹給做的,香珠一個(gè)大娃娃,他自是一看就會(huì ),甚至為了讓鐵棍跟筲箍之間更契合,將鐵鉤彎成一個(gè)三角形,這樣一來(lái),它們真的就成為一體,很難輕易分開(kāi)。以前大家各玩各的,但有一天,一個(gè)同學(xué)看到香珠在那里擺弄他的筲箍,突發(fā)奇想,要跟香珠比賽。香珠起先是拒絕的,他一直牢記他媽跟他說(shuō)過(guò)的話(huà),在外人面前,不要攀比,不要爭強,更不要招惹別人,要學(xué)會(huì )低頭。其實(shí)他的際遇已經(jīng)讓他明白了許多事理,而媽媽這些話(huà),不過(guò)是總結他之前相對模糊的概念。所以他遇事的第一反應,永遠是躲開(kāi)。但對方不依不饒,說(shuō)你覺(jué)得歲數比我們大,怕輸是不是?又說(shuō),你就是個(gè)傻大個(gè),啥也干不好。這些話(huà),他都沒(méi)往心里去,他覺(jué)得對方也說(shuō)得在理,的確,他什么也做不好,連個(gè)筲箍也滾不好。對方見(jiàn)激不起香珠的比賽欲望,接下來(lái)便說(shuō)了一句,雖然你跟我們都一個(gè)姓,但你到底是個(gè)外人,看來(lái)就是怕我們贏(yíng)了你吧。這句話(huà),的確惹起了香珠的攀比欲,他走過(guò)去說(shuō),比就比,怎么比。對方說(shuō),先把你的鉤子弄直了再說(shuō),要不不公平。香珠把鐵鉤放在石頭上,用另一塊石頭用力將三角形的鉤子敲成U形。站起來(lái)說(shuō),開(kāi)始吧。兩個(gè)人選了一個(gè)相對平坦的場(chǎng)地,一群人圍著(zhù)看熱鬧,雖然起點(diǎn)一樣,但香珠習慣了三角形穩固的鐵鉤,乍一換樣,滾起來(lái)總是別扭,那筲箍歪歪扭扭,險象環(huán)生。另一個(gè)眼一瞥,看到這樣子,便笑了起來(lái),說(shuō),看,我說(shuō)什么來(lái)著(zhù),上海人能比得過(guò)暖村人?笑話(huà)。邊說(shuō),速度慢下來(lái),身體往右靠,筲箍故意歪向香珠那邊,香珠眼看就沒(méi)路可滾了,便說(shuō),各走各的,你作甚?對方笑嘻嘻地說(shuō),我就是在走自己的,怎么,你技術(shù)不行,還不能讓人說(shuō)?眼看他的筲箍就要碰到香珠的了,香珠的鉤子一斜,還好筲箍沒(méi)倒下。見(jiàn)沒(méi)有得逞,那小孩挑釁地看了香珠一眼,右腳就踩向香珠的筲箍。香珠便停下來(lái),想著(zhù)認輸算了。同學(xué)們達到了目的,已經(jīng)夠高興的了,但他們還不罷休,一起說(shuō),你個(gè)外人,永遠也不可能贏(yíng)過(guò)我們的,我們才是暖村的親人,你就不是。這句話(huà),讓香珠的臉瞬間變得通紅,他一下子就撲過(guò)去,朝那個(gè)小孩劈頭蓋腦地打過(guò)去。一群娃娃見(jiàn)此,便一擁而上,拉扯著(zhù)香珠,但香珠就像發(fā)了瘋似的,猛一發(fā)力,將下面那個(gè)娃娃的腦袋用力按下去,正好有一塊石頭,那娃娃疼得哇一聲哭了,一眾人愣了一下,都罷手了,哭著(zhù)的娃娃從地上爬起來(lái),滿(mǎn)口流血。
   香珠媽打了一斤豆腐,給那個(gè)磕了半顆門(mén)牙的娃娃家賠禮。對方的爹媽接過(guò)豆腐,說(shuō)我家那娃費勁呢,平時(shí)就不省心,娃娃們打個(gè)架,也是正常的,嫂子沒(méi)事的。
   這件事過(guò)后,無(wú)論爹媽怎么說(shuō)勸,香珠就是堅決不上學(xué)了。
   他提早加入勞作者的行列,起先在飼養處鍘草,然后又去放了兩年羊,后來(lái)長(cháng)幾歲才成為青年勞力,似乎暖村人能做的,只能是更加用力地,全無(wú)嫌隙地接納他。他跟年輕勞力在一起承擔同樣分量的勞作,得到一樣的工分和待遇。村里還鼓勵青年們去公社的鐵廠(chǎng)、磚廠(chǎng)、煤礦找工作,香珠卻選擇自動(dòng)留在村里。
   他爹已經(jīng)很老了,坐在街門(mén)口,顫顫巍巍,遙望著(zhù)五道廟閑坐的人們,風(fēng)中傳來(lái)一波又一波的哄笑。
  
   四
   當秘密不再是秘密,香珠的臉重新浮現,我們發(fā)覺(jué)他真的并無(wú)特別之處,如果非要挑揀,也不過(guò)他更瘦一些,脖頸挺得直一些,說(shuō)話(huà)聲音低一些而已。
   香珠媽是暖村最會(huì )繡花的女人,她的繡樣并不囿于傳統的蝴蝶戲牡丹,喜鵲登梅枝這些,甚至有人物和山水,有次竟然將小河口畫(huà)成了繡樣,歪脖子柳樹(shù)上,還停了五只喜鵲。經(jīng)她手繡出來(lái)的物品,栩栩如生,讓人驚嘆。當然,暖村婦女似乎并不關(guān)心繡樣的來(lái)歷,她們只是覺(jué)得只要想繡一個(gè)新樣子,去找香珠媽?zhuān)傚e不了。
   他家四四方方的小院,沿屋檐擺了一溜大大小小的器皿,栽滿(mǎn)各種花。最吸引我們的,當然是那兩盆鳳仙花。小閨女喜歡臭美,莽撞地進(jìn)了院子,卻又扭捏著(zhù)不敢推開(kāi)院門(mén)。香珠媽的年齡比我們的母親要大,但又比我們的祖母年輕,她穿青褲子,月白小布衫,像我們的祖母那樣的打扮,有時(shí)香珠下地干活,她會(huì )扛著(zhù)紙浸笸籮去磨面,臉不紅心不跳的,走得飛快??吹揭蝗盒¢|女進(jìn)了院,她便從炕沿邊欠起身子朝外看,我們不得不拉出最膽大的那個(gè)走到門(mén)前。在得到允準后,我們小心翼翼地摘了幾朵花,然后蹲在院子里,一片一片地貼到指甲蓋上。

共 7491 字 2 頁(yè) 首頁(yè)12
轉到頁(yè)
【編者按】扎根的紙花,一個(gè)貌似不合邏輯,又充滿(mǎn)想象力和內在意蘊的標題,先聲奪人,已讓人急切地想知道作品到底會(huì )寫(xiě)什么內容。而事實(shí)上,作品主要講述了一個(gè)來(lái)自上海育嬰院的“香珠”,歷經(jīng)數十年,扎根于一個(gè)偏僻鄉村——暖村的故事。作品中的主人公香珠,為人低調忍讓、孝順溫和、對人恭敬,卻又心靈手巧,不僅成為了暖村指定畫(huà)板報和寫(xiě)標語(yǔ)的人,而且,因養父的死亡,又完成了身份轉變,成了一位名聲在外的紙扎匠和畫(huà)棺師,逐漸以一個(gè)執事人的身份全程參與溫河兩岸人家的葬禮,徹底扎根鄉村,融入了暖村這片土地,乃至于有上海人來(lái)認親,也遭到了香珠的拒絕。大半輩子,生活經(jīng)歷曲折的香珠已將養父母看成了親爹親媽?zhuān)瑢⑴蹇醋髁松B他的故土,再也不愿離去。作品將香珠置于暖村這個(gè)宏大的歷史舞臺,通過(guò)歷數他的人生經(jīng)歷與性格蛻變,著(zhù)力刻畫(huà)了一個(gè)“扎根的紙花”形象。無(wú)疑,香珠是那個(gè)獨特的歷史背景下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的一代,身上乃至心靈上都烙印著(zhù)深深的時(shí)代印跡。他一生的悲歡離合,猶如一部史書(shū),將永遠刻印在暖村五道廟的院墻上?!揪庉嫞核季w飛揚淡墨痕】【江山編輯部?精品推薦202405150020】【江山編輯部?絕品推薦20240618第0026號】

大家來(lái)說(shuō)說(shuō)

用戶(hù)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思緒飛揚淡墨痕        2024-05-15 09:24:04
  讀指尖老師作品,最大的收獲就是,作品總是將人置于一個(gè)宏大的歷史舞臺,以溫河兩岸人家的悲歡離合為切入點(diǎn),以厚重的文筆,通過(guò)記錄暖村的歷史變遷與人們的社會(huì )生活,讓作品主題在不經(jīng)意間浸潤其中,從而使作品具有了“史”的意義和價(jià)值。
思緒飛揚淡墨痕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紛飛的雪        2024-05-17 09:25:22
  品文品人、傾聽(tīng)傾訴,流動(dòng)的日子多一絲牽掛和思念。
   靈魂對晤、以心悟心,逝水的時(shí)光變得更豐盈和飽滿(mǎn)。
   善待別人的文字,用心品讀,認真品評,是品格和品位的彰顯!
   我們用真誠和溫暖編織起快樂(lè )舒心、優(yōu)雅美麗的流年!
   恭喜,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學(xué)社團精華典藏!
   感謝賜稿流年,期待再次來(lái)稿,順祝創(chuàng )作愉快!
只是女子,侍奉文字。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紛飛的雪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1 13:02:57
  逝水流年文學(xué)社團第130篇絕品!
只是女子,侍奉文字。
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江山絕品評議組        2024-06-21 19:30:15
  通過(guò)一個(gè)社會(huì )生態(tài)的透視及縮影,在時(shí)代的痕跡里,每一個(gè)我或故事里的我也都成為了“時(shí)間序列里”的“舊人”,再也回不去了。而人性的堅韌善良,包容與美好,讓讀者因而產(chǎn)生情感共振的心理變化,感動(dòng),由此也浸潤了些許感傷的成分。推薦絕品。
共 4 條 1 頁(yè) 首頁(yè)1
轉到頁(yè)
分享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