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-原創(chuàng  )小說(shuō)-優(yōu)秀文學(xué)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(xué)網(wǎng)首頁(yè) >> 齊魯文苑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齊魯】乾旦,鑲嵌在心中的風(fēng)景(散文)

絕品 【齊魯】乾旦,鑲嵌在心中的風(fēng)景(散文)


作者:秦雨陽(yáng) 秀才,1942.7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無(wú)破壞:無(wú) 閱讀:4880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6-03 07:50:29

【齊魯】乾旦,鑲嵌在心中的風(fēng)景(散文)
   丁村不大,村后是條黃河,旁邊有一條溝,叫后溝。丁村分前丁村后丁村兩個(gè)村莊,和木樓街呈一個(gè)偌大的三角形。這塊土地是河南戲窩的邊緣,唱戲的人多,熱愛(ài)戲的人更多。
   舅舅初學(xué)戲,唱的是祥符調,而且是旦角。生就一副俊模樣,化妝打扮起來(lái)登上舞臺更加妖嬈。
   舅舅學(xué)戲旦角,從耳濡目染啟蒙。那時(shí),舅的二姐在西屋織布時(shí)嘴里哼唱豫劇,他跟著(zhù)二姐悄悄學(xué),唱詞一字字一句句飄進(jìn)心里;之后在學(xué)堂里,得到老師教排折子戲,舅有了第一次上臺演花旦角色的機會(huì );再后來(lái)被縣劇團選中,跟著(zhù)名師學(xué)唱旦角。
   那些年,唐派正盛。梨園行十生九唐,舅偏不唱唐,不知何故,老娘也沒(méi)說(shuō)。舅為啥唱旦,成為一個(gè)謎。那年代,人們思想封建,男人不露臍,女人不露皮是一種美德。閨女們更是大門(mén)不出,二門(mén)不邁,女孩鮮有唱戲的,戲班里缺旦角。男扮女裝既是一種無(wú)奈,也是戲班子維持生存的需要。
   舅的嗓音合適唱旦,不管咋說(shuō),舅在舞臺上的旦角扮相,唱、念、做在方圓十里挺響亮。
   由于喜歡,所以堅持,反串旦角。舅舅從此邁上了戲曲道路。
   輕燕般腿抬腳跳,屁股一扭,活現出花旦的一股子俏勁,臺下一片吶喊喝彩。老娘說(shuō)我老舅演得可出彩啦。
   那時(shí),唱戲人沒(méi)地位,似乎人格也低下幾分。人們嘴邊的話(huà):唱戲的是瘋子,看戲的是傻子。舅舅偏就愿當一個(gè)瘋子。
   臺上唱戲的是瘋子,還是有人唱;仰臉看戲的是傻子,看戲人擁擠得跟雨前螞蟻一樣。戲班里總是縈繞著(zhù)梆子聲腔,帶著(zhù)鄉土的俗味兒,但唱出了人間煙火,深得前后丁村人的喜歡。
   我也說(shuō)不清舅舅為啥愛(ài)戲。唱戲人是要藝術(shù)細胞的,喜歡唱旦角是怎么扎根到舅舅骨子里去的。也許,哪輩人的基因輾轉遺傳到了舅舅的身體里。心情愉快時(shí)哼兩句,干活累了唱兩聲,天不亮一人跑黃河邊喊嗓,愛(ài)唱戲的基因總在身體里跳躍一樣。那些日子,舅舅臉上總是洋溢著(zhù)笑模樣,走路都是輕快的。
   每天清晨練功吊嗓,舞一段手眼身法步。舅聽(tīng)著(zhù)鳥(niǎo)兒岸邊枝頭唱著(zhù)美妙的和聲,鳥(niǎo)兒聽(tīng)著(zhù)舅在清風(fēng)中吟唱醉人的旋律。黃河岸邊濤聲,舅舅的倩影,喚醒了晨光里的寂寞,丁村花旦從此傳揚開(kāi)來(lái)。
   二
   旦角,是一出戲里的一朵花,舅舅要做一朵舞臺上的花,在燈光里搖曳。
   豫劇,是用聲腔的方式詮釋人物的內心世界。舅舅學(xué)戲很用功,練唱更用功。
   丁村在汜水境內。日本鬼子鐵蹄踐踏中原時(shí),汜水城成為鬼子聞風(fēng)喪膽的英雄城。劇社和戲班躲進(jìn)后溝,舅舅隨孩子們開(kāi)始集體生活。躲戰火躲災難保安全。幾天后,風(fēng)平浪靜,鬼子楞是給嚇跑了,鐵蹄沒(méi)敢踏入汜水城半步。也是汜水城全民努力抗戰,用鐵锨鋤頭準備血拼到底,幾十號鬼子楞是給嚇破了膽,都說(shuō)那地名就是一道符咒:“死水”城,進(jìn)城就是一個(gè)字——死。正是汜水城的地名,安然躲過(guò)一場(chǎng)戰火。真實(shí)的抗日版空城記,正義是一種戰無(wú)不勝的力量。
   丁村的后溝,山是一幅巨大的背景,河岸是一方天然的舞臺,滿(mǎn)天繁星閃爍著(zhù)全景式大幕,黃河怒吼的濤聲是觀(guān)眾的掌聲響起。每次來(lái)到這里是舅舅最快樂(lè )的時(shí)光,曼妙身姿盡情舒展。
   舅是在唱戲身份極低的環(huán)境中愛(ài)上了旦角,也是偷摸中忍住心跳成為了舞臺上比女人還女人的角色。做一個(gè)觀(guān)眾認可的藝人,就要付出汗水和勤奮。
   首先讓自己的聲音變好聽(tīng),做男人,懂女人,唱女人,做乾旦。聲音好聽(tīng)了,是唱好旦角的第一步。心中盛開(kāi)一朵花,是舅舅唱旦角的最深熱愛(ài)。
   每天清晨,舅舅跑到后溝黃河邊,輕輕吸氣,把氣息吸飽,再沉丹田,呼出,均勻,反復練習。天天這樣練氣息,練發(fā)聲,托住氣息,讓聲音從唇間如波浪式而出。
   他牢記老師所教的,讓氣息和聲音形成一條雨后彩虹,讓出唇的聲音幻化出多彩照人的線(xiàn)條,這是旦角練就余音繞梁的看家真本事。以情造聲,以聲帶情,聲音中帶著(zhù)泥土香,達到用音色和情感塑造人物,這也是河南梆子聲腔藝術(shù)的魅力所在。
   中原是一塊文化的土壤,丁村里長(cháng)出了一株豫劇小苗,風(fēng)吹樹(shù)拉弦,連成片的麥田里嘩拉拉響起梆子腔,時(shí)而豫東老調,時(shí)而豫西老調,時(shí)而沙河調,如同老遠就能聞到飯菜香飄的味道。
   用聲音賦予人物以生命,豫劇就是用聲音塑造人物,以?xún)?yōu)美的韻律上升到“以情造聲,以聲塑人”的豫劇本真。
   那時(shí),舅舅一門(mén)心思喜歡唱戲,而且偏愛(ài)旦角。也許,那些年“看戲看旦”已深入人心,或許也是舅舅不得已的選擇。
   逃荒的,要飯的,日子過(guò)不去下的人家,女孩子的出路有兩條:一是給人做“囤廂媳婦”,和童養媳一個(gè)意思;一個(gè)是送給戲班,管飯吃,能活命。
   記得舅還在學(xué)堂里讀書(shū)時(shí),一次學(xué)校演出河南墜子《王金豆借糧》,當舅輕抬碎步到臺口,默戲后碎步出場(chǎng),朝臺下一瞅,像一只貓迅速把頭又縮回去。
   涼場(chǎng)了。老師急得擺手,跺腳,舅躲在幕后不上臺。原來(lái),外祖端坐在臺下。
   第一次在丁村家門(mén)口登臺,就涼了場(chǎng)。
   那次,外祖被老師叫到村公所辦公室,好一頓批評教育。唱戲是光榮事,不丟人。外祖誠懇接受了。嘴上說(shuō),支持孩子唱,他喜歡唱就唱。
   那天進(jìn)家后,舅舅比往日更乖巧。外祖坐在小板凳上,在堂屋吃飯,舅從高粱桿制作的廚架上取一只小碗,端著(zhù)一碗蔥花炒雞蛋,蝴蝶追花一樣圍在外祖身旁。外祖吃一口,舅眼疾手快,迅速把小碗送到筷子頭上,臉上還堆著(zhù)笑,嘴上輕聲說(shuō):爹,你看我這桌咋樣,你筷子到哪,我桌到哪。外祖一把奪過(guò)小碗:拿過(guò)來(lái)吧,順勢擱在膝蓋上。舅的學(xué)戲夢(mèng)想未被打斷。
  
   三
   乾旦夢(mèng)碎,身高也是一種錯。
   在縣劇團登上舞臺,每次演出舅舅對角色都注意細微刻畫(huà),從一舉手、一投足、一笑一怒、一個(gè)眼神都用心揣摩,力求接近人物性格,表現藝術(shù)化。使得角色性格鮮明,內在韻味和情感得以展現。
   那個(gè)那年代,女人的社會(huì )地位不高,可在娘家人心中女兒不亞于皇室里的格格,記著(zhù)掛著(zhù)念著(zhù)。丁村人有“叫客”的習俗,(門(mén)上玩會(huì )、玩戲、玩電影,把出門(mén)的姑娘接回來(lái)熱情款待)給出嫁的女兒回娘家多一道由頭,或許也是專(zhuān)為出門(mén)的女兒設立。
   叫客當天,外祖套上毛驢馬車(chē),接閨女回娘家到門(mén)上看戲。雖說(shuō)前丁村距常村只有五里路,也要套上車(chē)接,一是讓閨女少跑腿,二是給娘家人長(cháng)長(cháng)臉。這種講究?jì)x式,是習俗,更是讓娘和閨女有一個(gè)拉心里話(huà)的機會(huì ),坐在床上拉家常,訴衷腸,弄明白閨女在婆家日子過(guò)得舒心不,受罪沒(méi),遭白眼沒(méi)。
   叫客當天,大清早就像過(guò)年節一樣,在院里準備招待,摘菜,洗菜。中午,吃罷一鍋大燴菜,客人們就搬小板凳去看戲。還有把架子車(chē)弄到戲臺下,卸下輪子像一個(gè)“包廂”,一場(chǎng)大戲是丁村最熱鬧的一天。
   那天戲班演出的豫劇《梁?!?,舅舅在那場(chǎng)十八相送中扮演祝英臺角色。舞臺上,舅舅聲腔深沉渾厚,含蓄蘊藉,舉手投足,慢板轉流水時(shí)把英臺的堅強、柔情及內心情緒起伏表現得淋漓盡致,臺下不時(shí)響起熱烈的掌聲和叫好聲。
   午飯時(shí),舅舅破天荒地一頓吃了兩大碗燴菜。
   正當舅舅在舞臺上一天比一天火,丁村俏花旦的知名度也越來(lái)越高時(shí),劇團的一紙調令讓舅舅陷入痛苦之中。由于舅舅的身高在劇團鶴立雞群,沒(méi)有生角可以同臺配戲。舅舅成了一只孤鳳,一夜間從風(fēng)光的舞臺轉到幕后的樂(lè )池,擔任劇團司鼓。雖說(shuō)鼓師是一場(chǎng)戲曲的音樂(lè )指揮,鼓師水平?jīng)Q定了演奏的表現力、節奏感和整體氛圍,也是決定一場(chǎng)戲的受歡迎度。但這些對于從小熱愛(ài)表演的舅舅而言,心里的迷茫與失落難以言喻。那幾日,舅舅常從嘴邊蹦出一句,“我不能把腿鋸半截”。
   我娘在娘家門(mén)上看了一場(chǎng)我舅舅演的戲,之后就離開(kāi)中原去到陜西。
   四
   舅是一只風(fēng)箏,外祖是拽線(xiàn)的人。
   村公所受批評后,外祖嘴上同意舅舅唱戲,心里其實(shí)沒(méi)想通。不缺吃,不短穿,非要去學(xué)戲?外祖是一百個(gè)不樂(lè )意。
   咱輩輩都是種地人,靠一塊土地過(guò)日子,干嘛非去學(xué)那下九流。剃頭、騸匠、唱戲三樣事,在村人的思想深處,那是低答營(yíng)生,是讓人不恥的職業(yè)。
   種地,能過(guò)日子,妥啦。生活不就為吃穿兩個(gè)字么,又不是日子過(guò)不下去……
   外祖說(shuō),唱戲,不反對。你說(shuō)家交給誰(shuí),地又彌給誰(shuí)……
   黑夜里外祖一聲長(cháng)嘆。
   唱戲,戲班子走村串鄉,有時(shí)晚上唱白天也唱,一年三百天不落家。媳婦和幾個(gè)孩子誰(shuí)管?種幾畝地,一個(gè)家,沒(méi)個(gè)執事的男人怎么行呢。
   舅舅出科以后,開(kāi)始搭班演出,輾轉于汜水、河津等地。戲路開(kāi)闊了,唱腔上也更有韻味了。在丁村人的骨子里,開(kāi)口飯不好吃,唱戲養難活一家人。守著(zhù)土地有口飯吃,土地是最穩當的飯碗,不餓肚子。土地更是丁村幾輩人的命根。
   外祖心里就是不允。舞臺上吼一嗓,臺下觀(guān)眾一樂(lè ),明天的飯碗還不知道在哪兒呢。聽(tīng)話(huà),種好幾畝地,一輩子吃穿不愁。
   非是外祖不讓我舅唱戲,家里必須有一個(gè)男人守住一個(gè)家,護好一塊田,這是外祖的一片初心。
   外祖家一畝多地得來(lái)不易。最先,租種一個(gè)遠房叔家的河灘地,一年兩季,種麥子、玉米。租種過(guò)來(lái)一片河灘地后,正趕上好運道,巧遇枯水期,二畝地擴大到三畝掛零,連三年好收成。家里吃不愁了,錢(qián)也不缺了,還有點(diǎn)積蓄,三年來(lái)攢下的錢(qián)為家里置買(mǎi)了一畝多地,日子一日一日滋潤起來(lái)。主人見(jiàn)到莊稼連三年豐收了,收回不租了。誰(shuí)知,主人接回去耕種,當年就遇到豐水期,水漲得一天一個(gè)樣,水漫金山河灘地竟寸土不存,主人氣得差點(diǎn)吐出血來(lái)。
   河灘地,本來(lái)就無(wú)收成保證。那三年,黃河水收起了往日的浪濤洶涌,變得溫順乖巧,給外祖讓出更多灘地。外租勤于耕種,天降慈心獲得好收成,添置了第一塊田地。成為上天眷顧的幸運者。
   為守住一個(gè)家,耕種一畝三分地,舅舅被逼得要放棄劇團鼓師,梨園夢(mèng)轉變?yōu)樘飯@情,是遺憾呢,還是另一種幸福。
   一心想實(shí)現“心里咋想的就咋做”的梨園夢(mèng),在外祖父的導航下,無(wú)奈將要轉入下一個(gè)軌道。
   五
   舅沒(méi)能成為豫劇名家,在他的生活里曾經(jīng)執著(zhù)地努力過(guò),想成為一位名家在舞臺上的樣子,最終沒(méi)能如愿。這就是生活的本來(lái)面目:人生多數人都是“努力過(guò)而未獲成功”。舅也未能逃出。
   那晚,舅舅離家去到了后溝。
   外祖父母在家心也不寧,倆人躺在床上,翻來(lái)覆去睡不著(zhù)。
   外婆說(shuō),孩子自小就愛(ài)梨園行,不行就應了他吧。外祖一聲長(cháng)嘆:他倆兄弟要是還在,不會(huì )攔他。那年代,饑無(wú)食,病無(wú)醫。染病孩子的生死靠熬,扛過(guò)去就活,承受不住就死。我的另外兩個(gè)舅舅在不滿(mǎn)三歲時(shí)先后夭折,舅成為家中唯一的男丁。
   后溝,河口上沒(méi)蓋兒,外婆的心懸著(zhù)。
   ……
   外祖獨自一人忐忑來(lái)在村口,遠遠望見(jiàn)一個(gè)人影,熟悉的身材,高挑的個(gè)兒。
   外祖轉身回到家,吹滅煤油燈。
   那一晚,外祖忍痛讓步了,舅舅心軟也讓步了。外祖話(huà)沒(méi)說(shuō)出口,舅舅果敢做出了最后的決定。
   那一夜,有一個(gè)聲音叫醒了舅。
   夜深了,天涼了,別讓爸媽等你睡不著(zhù)。黃河邊,一個(gè)拉車(chē)老人喊了一聲,舅的心顫抖一下。
   第三天到縣劇團交上了請辭,心里不情愿地離開(kāi)了。舅舅把對戲曲的愛(ài)裝進(jìn)了心中,這一輩子與戲曲舞臺再也無(wú)緣,之前只當一個(gè)插曲,人生中難忘的一場(chǎng)經(jīng)歷。
   從此,回家扛鋤頭種地,守著(zhù)窮家,侍奉二老。沒(méi)有了乾旦演繹的舞臺,田園則成為更大的舞臺,一個(gè)無(wú)垠的天地。
   他獨自來(lái)到后溝黃河邊上,一腔傷心和無(wú)奈,面對腳下奔流的黃河水,難忍以淚洗面。崔派名段唱了又唱,月落星稀,唱戲到半夜,唱啞了嗓音。
   雖然,從戲上下來(lái)了,舞臺夢(mèng)破,他把梆子戲擱在了心里。唱在心里也是傳承。
   從職業(yè)到愛(ài)好一路走下坡,多少年后我老娘嘴里叨叨:舅要當年不從劇團下來(lái),退休費每月少說(shuō)也要大幾千。我心里總是替舅惋惜,丟失了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(huì )。
   那年舅舅從戲上下來(lái),磨了兩套面到咸陽(yáng),一套是小麥面粉,一套綠豆面粉,挑著(zhù)擔子,十八里路到上街車(chē)站。坐火車(chē)一天一夜,下火車(chē)又被攔下,補超重行李托運費。后來(lái),我父親去到車(chē)站把面粉取回來(lái)。
   那次,我舅在新興劇院看了一場(chǎng)崔派的《秦香蓮》。為送兩套面,跑了千里路,看了一場(chǎng)戲,辛苦沒(méi)白費。
   這出《秦香蓮》全本戲,民國時(shí)期中正先生都觀(guān)摩過(guò),連聲說(shuō)好。劇中的一折“抱琵琶”,據說(shuō)衛兵手帕攥手里都是濕漉漉的。那一周《秦香蓮》戲,場(chǎng)場(chǎng)爆滿(mǎn)座無(wú)虛席,崔派的韻味迷倒一大片觀(guān)眾。
   舅舅老年以后,跟著(zhù)三兒子住在縣城邊,房前屋后種幾樣小菜,長(cháng)勢喜人,綠色養眼怡神。在安度晚年的時(shí)光里,冬日,一桶桶往房里搬蜂窩煤,燒火做飯取暖,再一桶桶朝屋外提蜂窩煤渣,傾倒在垃圾臺上。夏日,坐一塊蔭涼地兒,手里搖著(zhù)一把扇子,哼幾句小曲,滋潤心田。
   那些日子,熟悉的戲臺已然陌生。每次打開(kāi)梨園頻道,舅的手指會(huì )不自覺(jué)地在膝上敲打,二八,流水,快板,垛板,聽(tīng)著(zhù)熟悉的板眼,臉上蕩漾起一絲淺笑,像冰封的河口開(kāi)了,腦海里或許正上演一出戲。

共 6410 字 2 頁(yè) 首頁(yè)12
轉到頁(yè)
【編者按】我讀這篇文章,屬實(shí)感動(dòng),被深深感動(dòng)著(zhù),一口氣讀完,陷入深思。中國的戲曲,是我國特有的演繹歷史,人文傳承的一種藝術(shù)方式。和外國的歌舞劇不同,中國的戲曲,更在乎歷史,社會(huì ),和傳統,表演形式也多種多樣,但所有的角色,都有獨特的定位,從扮相,到嗓音,讓人一看就能知道。一般分為生、旦、凈、丑。旦角是女人,但在中國的早期,由于社會(huì )還非常封建,女人一般不敢去唱戲,所以只能由俊俏的男人扮演。作者的舅舅,從小就喜歡上了戲曲,并且因為有天賦,很快成為小有名氣的旦角,成為人們茶余飯后談?wù)摰闹攸c(diǎn)?!熬司恕毕矚g唱戲,更是癡迷,雖然能夠脫穎而出,卻是經(jīng)歷了人所不知的汗水。俗話(huà)說(shuō)。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。每天的練功,艱苦又單調,一般人是很難堅持的,但“舅舅”卻是天天練習,時(shí)時(shí)刻刻都在琢磨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有了踏實(shí)的功底,加上細心地學(xué)習,還有他的天賦,他的表演唱功都在快速的提升,也很快出名,成為遠近聞名的一個(gè)好旦角。在后來(lái)的日子里,他被邀請到處表演,迅速成為人們心中的明星。但期間他也產(chǎn)生過(guò)很多煩惱,被打擊過(guò),被嘲笑過(guò),被誤解過(guò),在郁悶中,家人都勸他放棄。他痛苦,彷徨,郁悶,經(jīng)過(guò)思想斗爭,他還是決定堅持。就在他的演繹生涯如日中天,在鮮花和榮譽(yù)里沉浸的時(shí)候,他的身體卻在不斷地長(cháng)高,再長(cháng)高。旦角是不能太高的,因為絕大部分角色,都是嬌小玲瓏的女人,長(cháng)得人高馬大的“舅舅”,越來(lái)越不能適應旦角的角色。最后沒(méi)有辦法,他只能接受現實(shí),離開(kāi)了自己喜愛(ài)的舞臺,那種失落,那種痛苦,絕望,讓他陷入無(wú)盡的苦惱中。時(shí)間可以磨滅一個(gè)人的意志,也可以讓他忘記痛苦。在歲月的塵煙里,多少人都是這樣,從豪情萬(wàn)丈,逐漸成為平庸。他被人們逐漸淡忘,甚至,他也在淡忘自己曾經(jīng)的輝煌。他生在舊社會(huì ),錯過(guò)了人生最燦爛的舞臺,但他至死都沒(méi)有忘記戲曲,更忘記不了自己所飾演的旦角。在彌留之際,還在聽(tīng)梨園頻道,這也許就是一個(gè)人刻進(jìn)骨子里的愛(ài)好吧!‘舅舅’的一生,充滿(mǎn)了傳奇色彩,象天空的云朵,無(wú)論怎么飄蕩,都是離不開(kāi)自己視線(xiàn)的心頭上的柔軟。而老人的最后日子,有他愛(ài)的角色陪伴,也無(wú)怨無(wú)悔了。一篇通過(guò)景色渲染而把情感融入極致,而通過(guò)回憶的畫(huà)面逐漸清晰和提升主題,感受到“舅舅”的堅強的傳統美德,傾情推薦佳作,感謝賜稿!【編輯:成敏】【江山編輯部?精品推薦202406030010】【江山編輯部?絕品推薦20240617第0025號】

大家來(lái)說(shuō)說(shuō)

用戶(hù)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成敏        2024-06-03 07:53:19
  中國的戲曲,是我國特有的演繹歷史,人文傳承的一種藝術(shù)方式。和外國的歌舞劇不同,中國的戲曲,更在乎歷史,社會(huì ),和傳統,表演形式也多種多樣,但所有的角色,都有獨特的定位,從扮相,到嗓音,讓人一看就能知道。老師的文筆精煉,文字功底扎實(shí),從文章中就可以看出,老師的學(xué)識深厚。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成敏        2024-06-03 07:54:03
  他生在舊社會(huì ),錯過(guò)了人生最燦爛的舞臺,但他至死都沒(méi)有忘記戲曲,更忘記不了自己所飾演的旦角。在彌留之際,還在聽(tīng)梨園頻道,這也許就是一個(gè)人刻進(jìn)骨子里的愛(ài)好吧!‘舅舅’的一生,充滿(mǎn)了傳奇色彩,象天空的云朵,無(wú)論怎么飄蕩,都是離不開(kāi)自己視線(xiàn)的心頭上的柔軟。而老人的最后日子,有他愛(ài)的角色陪伴,也無(wú)怨無(wú)悔了。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秦雨陽(yáng)        2024-06-03 08:22:34
  社長(cháng)辛苦啦!這樣快就編發(fā)出來(lái)了,而且寫(xiě)出了精彩的編按,給文章添彩增色,一定消耗掉許多腦細胞。感恩付出!也感謝江山文學(xué)的這次征文,讓我畫(huà)圓一個(gè)句號的動(dòng)力,感謝這一優(yōu)秀的平臺,更感謝各位老師們的支持鼓勵。
用文學(xué)的眼睛看昨天和當下的生活
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葉華君        2024-06-03 15:25:08
  這篇文章寫(xiě)得真心的不錯,有故事有感情有溫度,舅舅與戲曲一生緣的故事細膩生動(dòng)真情潤心。給佳作點(diǎn)贊,問(wèn)好秦老師,文章已申報精品。
葉華君,成都市作協(xié)會(huì )員,東部新區草池街道人。我只是一個(gè)普普通通的農民工,我有一顆善感而質(zhì)樸的心,我愛(ài)我的家鄉我的親人!QQ1052430610
回復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秦雨陽(yáng)        2024-06-03 15:35:50
  感謝華君社長(cháng)鼓勵支持!每天為生活工作奔波,還要編輯申報,每天真的很辛苦。齊魯家人真好,齊魯溫暖。
5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秦雨陽(yáng)        2024-06-05 15:53:58
  2006年,豫劇被列入全國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保護名錄。常派和崔派經(jīng)典名劇悉數在列。
用文學(xué)的眼睛看昨天和當下的生活
6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土木禾刀        2024-06-05 17:17:19
  西方的現代文明,正在猛獸一般吞噬中國的傳統文化。如何繼承和發(fā)展它們,是我們整個(gè)民族必須思考的,必須行動(dòng)的。
回復6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秦雨陽(yáng)        2024-06-05 22:55:38
  謝謝老師支持鼓勵。弘揚中國文化的地方劇種,豫劇被西方稱(chēng)為中國歌劇和東方詠嘆調,國人更應用行動(dòng)支持梨圓文化。問(wèn)好
7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秦雨陽(yáng)        2024-06-06 11:07:08
  江山此次“根與魂”征文,是一次中華文化的喚醒與促進(jìn),譬如,豫劇要成為年輕人的新時(shí)尚,就是要對經(jīng)典有敬畏弘揚之心。為江山征文熱烈點(diǎn)贊。
用文學(xué)的眼睛看昨天和當下的生活
8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紫玉清涼        2024-06-10 15:51:17
  這是第二次來(lái)讀了。不知為何,讀到舅舅站在黃河邊,為自己命運做出艱難抉擇那里,就想放棄不讀了。似是不忍往下看,怕見(jiàn)到那個(gè)已經(jīng)猜到的結局。好作品,拜讀!
紫玉清涼
回復8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秦雨陽(yáng)        2024-06-10 19:06:04
  謝謝總編的支持和鼓勵!能得到老師的肯定是我前進(jìn)的動(dòng)力,以后多向您學(xué)習。我的文字底子還是有點(diǎn)弱,歡迎以后多指導。感謝!端午安康!
9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江山編輯部        2024-06-18 19:40:20
  提醒:江山征文期間,經(jīng)審核通過(guò)絕品,則該作品改為非征文作品,此后不再參與征文獲獎作品的后期評審。
江山編輯部
10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葉華君        2024-06-18 21:18:41
  恭喜秦老師的佳作斬獲江山絕品,您是齊魯社團的驕傲,繼續加油!
葉華君,成都市作協(xié)會(huì )員,東部新區草池街道人。我只是一個(gè)普普通通的農民工,我有一顆善感而質(zhì)樸的心,我愛(ài)我的家鄉我的親人!QQ1052430610
回復10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秦雨陽(yáng)        2024-06-18 21:32:42
  感謝君社支持鼓勵!感謝江山編輯部厚愛(ài)!感謝齊魯家人熱情鼓勵!來(lái)到江山,走進(jìn)齊魯是一種幸運!謝謝大家,我們一齊努力。
共 15 條 2 頁(yè) 首頁(yè)12
轉到頁(yè)
分享按鈕